我先用手拨弄我的头发,然后扣眼角的土。我脱了上衣,开始抖落身上的土,就连我的裤腰里都是土,一拽腰带,土就露进了裤子里。

我脱了裤子抖落了一遍,然后把衣服全穿上,最后我看看表,上午十一点,这时候我回去还能赶上吃午饭。我觉得挺饿的。

我一边往回走,一边吹着口哨。

我现在很混乱,我一边觉得不该这么轻浮,怎么能走路的时候吹口哨呢?一边觉得这样更洒脱,更自在。我已经意识到,我精神分裂了。但是又和精神分裂有所不同,因为我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就说明不是什么问题。

不管这些了,我得赶紧回去吃饭。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门口挂着两个大白灯笼,上面写着“奠”。这是在向我致敬啊!

我一跳就把灯笼拽下来了,接着又是一跳,把另外一个也拽下来了,拽着俩灯笼就进了院子。

到了院子里之后,看到院子里有个灵棚,不过现在灵棚下面空空如也。我听到屋子里有婴儿的哭声。我心说,难道是秦岚来了?看来我已经死了很久了啊!这起码得有半个月了吧。

我一手一个灯笼,拎着就进了屋,进屋一看,正是秦岚坐在床上,林素素坐在椅子里。在秦岚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她在给婴儿喂奶。

林素素坐在椅子里,在和秦岚聊着呢。

俩人一看到我,都愣住了,秦岚站了起来,林素素也站了起来。

林素素大叫一声喊道:“你,你这是……”

秦岚眼睛瞪圆了,她看着我说:“驴子,是你吗?”

我开心地看着她笑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我说:“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的春天才过来吗?”

秦岚顿时眼泪就刷刷往下掉。

林素素大喊着出去:“老陈,虎子,不好了,驴子活过来了。”

我把手里的灯笼扔在了地上,回过头骂骂咧咧说:“这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不好了!”

很快,大家都过来了,把我围在了中间。

老陈捏捏我的胳膊说:“驴子,你怎么就活过来了?”

我说:“醒了就在棺材里了,你说我怎么活过来了?是不是我没死你们就把我埋了?”

虎子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他说:“这不可能,肯定死透了。”

无恙说:“驴子叔,你说说你起死回生的感受吧。”

宫晴这时候什么都没说,她可能是觉得不舒服,坐在一旁的椅子里,趴在了那边的桌子上。她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也许我的复活对她来说,触动太大了。

我心说我能有什么感受,我能活过来,是因为做了交易。不过现在我感觉还行,以前我的性格很平稳,没有什么悲喜,现在的我,倒是乐观了不少。至于我到底是姜尘还是驴子,这还重要吗?我就是我啊!

想通了也就行了,说白了,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正常人,我没有属于自己的童年,我的童年是老陈给的,包括我们的青年和中年都是老陈的记忆。现在突然出现了另一个童年,那就是姜尘的童年。也许,这个身份更适合我,起码我不用和老陈共用一个童年了。

我说:“我先去洗个澡吧,对了,准备饭吧,有螃蟹吗?”

虎子说:“螃蟹在西山了,我们这边肯定没有啊!你死了,谁还有心情去西山抓螃蟹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