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秦云更加坚定了整治江湖的决心。

“泥儿会,朕要拿他们第一个开刀,顺便调查一下王敏,看能不能抓住她。”

慕容舜华看了他一眼,缓缓道:“难度很大,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事,这种势力能力不算大,但就是能藏。”

“你的大军,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只有锦衣卫可用。”

秦云点头:“难度再大,朕也有信心,扫清一切魑魅魍魉!”

“等到西凉之事平息,朕就着手处理泥儿会。”

他掷地有声,彰显了绝对的魄力,和横推一切的帝王之道。

那硬朗的侧脸,很有男人魅力。

一时间,慕容舜华美眸看入了神。

她喜欢的,就是秦云身上的这股性格,看似不要脸,实则温柔,偶尔无耻赖皮,带点小可爱。

但关键时候又是那么的杀伐果断,有魄力,有目标。

秦云笑眯眯的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调侃道:“小妮子,想男人了?”

慕容舜华收回目光,撅起红唇,清冷哼道:“对,我想男人了。”

“在云州,上至达官贵人,下至民间书生,无一不对本掌教青睐有加,本掌教就想着什么时候回去,跟那些才子们见见面,踏踏青。”

秦云心中好笑,但也佯装吃醋。

“你大胆去见吧,见一个朕就杀一个,谁敢多看你一眼,朕就大开杀戒!”

慕容舜华心中抹了蜜,但脸上却是不悦。

瞪眼道:“你这人怎么如此霸道蛮横?”

秦云撇嘴:“你不知道朕是谁吗?暴君啊!自己女人都让别人拐跑了,你说朕生气不生气?该不该杀人?”

“切!”她不屑轻哼:“说的那么理所应当。”

秦云笑而不语,自己两世为人,还能泡不到一个没有感情经验的单纯妮子?

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就往她的床上躺下。

大大咧咧,跟自己床似的。

“喂,你干嘛?!”慕容舜华噌的一下冲过来,对秦云呲牙咧嘴,十分可爱。

“朕能干嘛?睡觉!”秦云眯眼,鞋都不脱。

她星眸闪烁,没好气道:“起来!要睡觉自己去养心殿,我这不欢迎!”

话里话外,难掩长期以来的醋意。

郑如玉等人她不吃醋,萧淑妃这正宫娘娘就是她最不待见的。

秦云脸色一板,不能助长她的这股风气,对萧淑妃老是带刺。

霸道瞪眼:“这是后宫,朕的地盘!你是朕的女人,老子要跟你睡一觉怎么了?”

“爱睡不睡,不睡拉倒,朕疲于政务,别吵。”

慕容舜华被呵斥愣了。

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直到秦云翻身睡去,她才反应过来。

俏脸浮现一丝恼怒,捏了捏玉拳,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是恨的牙牙痒。

换在以前,她早就十步杀一人了,但偏偏是他这个混蛋。

哼!

她跺了跺脚,自己气自己,任由他睡,一个人坐到窗边看雪去了。

期间,她不断回头偷看秦云,发现这厮竟然真的睡了,不再哄自己。

咬住银牙,赌气坐在原地。

一炷香后,秦云呼噜声响起。

她受不了,准备离开,推开门扉,忽然停滞。

“我的床,为什么让他睡?我就得出去吹冷风?”她愤懑嘀咕,也是给自己台阶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