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闻言,秦赐忽然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

他迎着阳光,笑的跟个疯子一样,双肩抖动,无比放肆。

见此情况,平原的双方军队,都是一愣。

顺勋王,在干什么?!

一双双诧异的眼睛看着这里。

秦云沉默,看着他没有言语。

只见秦赐大笑之后,整个人的气质突然一变!

黑色蟒袍,喷涌威严。

脑后的黑色长发,无风狂舞,强大的压迫力从他蕴藏闪电的眸子中射出!

这一刻,他不再隐藏什么,毫无保留。

昔日大夏国最有势力,最英武的皇子回来了!

他锐气十足,抬头直视秦云道:“我秦赐,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就算不识好歹……”

“那,又,如,何?!”

声音霸道,一字一句,充满了皇家与生俱来的那股威严。

甚至有一丝飞蛾扑火的壮烈!

晴空万里,忽然一声惊雷炸响。

整个场面,坠落冰点。

宁王,丰老,穆乐等人,瞳孔一缩,心中惊惧。

顺勋王,胆子已经大到如此程度了吗?

在死寂了片刻之后。

暴吼发出。

“逆贼,尔敢!”

穆乐暴吼,就要冲来。

神机营上下一心,见局势不对,纷纷摩拳擦掌,勒紧缰绳。

只需要一秒,便可随时冲杀!

不仅如此,丰老的目光也逐渐冰冷,盯着顺勋王仿佛就是盯着猎物。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他是反定了。

那么按照计划,下一步将是下下策,强行武力镇压,打包带走。

幽州铁骑,一片骚动。

从燕云十二将开始,目光开始警惕,开始转变成危险!

整个平原,陷入暗流涌动之中。

双方,一触即发!

面对那么多敌意而可怕的眼神,顺勋王秦赐无惧。

整个人豪情万丈,威严无双,对着神机营就是一顿蔑视。

“哼!”

“本王有何不敢?”

“若非为了大夏,普天之下,皆是本王睥睨之辈!”

有人大骂:“狂徒!”

“竖子!”

“陛下下令吧,废他!”

“……”

此时的秦云,目光接近于暗淡。

心中无比失望和痛心,他知道,说再多的话,施加再大的压力,都无法挽回了。

秦赐,他是非反不可了。

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呢?

此时的秦云,无比挣扎,目光交织着狠色与不忍。

动手,还是不动手?

最终,他判断形势,做出决断。

“既然如此,十一弟,好自为之。”

“做兄长的,劝过了。”

“往后日子,朕就不会留手了。”

“一切,公事公办,成年人需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说完,秦云骑马转身离去,非常的平静,这么久了,他早已经学会将情绪藏在心里。

手掌轻轻一挥,穆乐等人便停止了怒骂。

只是一双双眼睛,十分不善的看着顺勋王。

宁王秦羽失望复杂的看了一眼顺勋王,他万万想不到,一向沉稳尊重礼法的十一弟,今日会说出这么多混账的话。

更没有想到这逆弟会真的带头造反,会如此嚣张。

扔下一句话。

“皇位,权力,门阀对你而言,真的那么重要吗?”

“母后当年的话,你全忘了,你也已经疯了!”

“皇兄仁至义尽,这件事是你不对。”

“本王,没有你这个弟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