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秦云那也没去,上完早朝就陪着各位妃子在宫里游山玩水,好不惬意。

仅仅两天,他险些被榨干。

第三天。

清晨。

秦云接到了陇右各地的汇报。

“陛下,铁器作坊已经全部顺利拆除,按照犯人供述,共缴获三千轻弩,一千重弩。”

“各式盔甲,刀剑无数。”

“涉案人员多大上千名,现如今已经全部押送回了刑部,等候您的发落!”

话音一落,内阁大臣们表情纷纷一震,而后愤怒!

幕后之人,胆子太大了!!

秦云放下奏折,眯眼问道。

“这一千人名犯人里面,有多少是门阀贵族的人?”

祁永想了想,回道:“至少有一半!”

“但经过排查,没有一人是九大门阀的核心人物,大多都是边缘人物。”

秦云冷笑。

“这群老匹夫,交出一些无关痛痒的人物,就想要息事宁人,可能吗?”

“哼,唐三跟李密的死,都不足以平息朕的怒火!”

“去,严刑审问这一千人,能扒出多少人,就扒出多少人。”

“但切记,不可张扬!”

“朕表面上要露出一副满意的样子。”

闻言,祁永点头。

秦云又将目光放在了钱麟的身上。

“钱家主。”

钱麟站了出来,深深一拜:“陛下。”

秦云开门见山道:“门阀已经有所警觉,朝廷的查探,已经查不到他们的核心处。”

“朕想让你再去潜伏打探,找到一些铁证,让他们肉疼的铁证,如何?”

钱麟抬起头,二话没说,点头答应。

“陛下,臣万死不辞!”

秦云满意一笑:“很好,你的功劳朕一笔一笔都给你记着,放心,到了合适时机,朕会给你一个大官当。”

“另外,钱家的生意官府也会扶持。”

“朕打压门阀,但不会盲目打压,只要忠心的门阀贵族,朕还是会张开怀抱的。”

钱麟眼眶一红,有些激动:“是,陛下,多谢陛下!”

“……”

不久后。

神机营回帝都了。

出去时五万人,回来却只有两万,夏梁之战,草原混战,就属神机营损失最大。

这一日,帝都的市井间,哭嚎一片。

多少妻儿老小没能等回自己家的顶梁柱,哭晕在街上。

整个帝都,也为死去的将士实行了宵禁。

将军府,穆府。

穆乐的家早已经今非昔比,不是当初那个破败宅子可比。

夜深人静,院子里。

穆乐越发成熟,带着一点胡渣的俊朗脸颊浮现一丝狐疑。

“娘,刚才不是还在这里吗?”

他走进内屋,敲门道:“娘,你在吗?”

“儿子来看看您。”

他连着喊了好几句,可仍旧没有得到穆慈的回应。

最后,他蹙眉推开了房门,轻轻往里面走去。

房间里空无一人。

一阵夜风吹来,吹动帘子,穆乐的瞳孔一惊!

比在战场上看见了十万敌军,还要震撼!!

他娘的内屋里面,竟然有一副很大的画像,上面的男人英武过人,负手而立,有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穆乐震撼,穆慈在他心里是一个朴素而温柔的普通妇人,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来的,将名节视如生命。

现在,怎么房间里有男人的画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