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云一觉睡到晌午,竟是毫无察觉。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旖旎光景,很白。

萧雨湘抿唇一笑,几分羞涩,几分风情,道:“陛下是不是肚子饿了,睡着了都扒臣妾的衣服。”

秦云大笑。

“还是湘儿好。”

“朕的不高兴,全都消失了。”

“给朕更衣吧,还有许多事要做。”

萧雨湘点头:“是,陛下。”

“……”

不一会,秦云收拾妥当,出了养心殿。

昨夜连续开会,故而取消了早朝。

他找到宁王秦羽,共进午膳,而后来到皇宫的一片池塘垂钓。

风吹池塘,涟漪四起。

二人叙旧,很开心。

而此时。

秦云签署的十数张调令,已经秘密送往了各地。

特别是幽州腹部的一些地方。

大到州,小到县。

当每个地方,或者每支军队的将军收到信时,吓了一大跳!

“快!!”

“迅速拔营,按照陛下手谕,切断枣庄以北所有官道的进出。”

“任何车队不能经过,彻底孤立幽州!”

一位大将惊慌之后,发出的铁血调令。

有副将胆寒:“将……将军,可这样,势必迎来门阀的报复啊。”

“现在局势如此,咱们又不是帝都嫡系,这么卖命干什么?”

“倒不如先看看情况?”

大将瞳孔闪烁一丝忌惮。

“你懂什么!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调令,而是陛下发来的催命信啊。”

“若不照办,后果自负。”

“本将的家眷还在帝都。”

“没得选!”

“干,赌一把,若是陛下赢了门阀,老子也能平步青云,搭上陛下嫡系的宝座!”大将表情狠狠道。

“……”

这样的对话,不在个数。

秦云的隐晦威胁,以及各种好处许诺,让一些中立的杂牌派系,或是地方府兵,都愿意一试。

紧紧在两天之内。

陆陆续续有军队暗自调动。

并且形成包围圈,将整个幽州及下属区域包裹。

不是为了进攻,而是为了切断与外界的联系!

这也是秦云的第一步计划。

时间来到第三天。

陇右,清凉山。

砰!

一声炸响发出。

司徒蔷薇用手中的茶杯,狠狠砸在一个下人的脑门上,血流不止!

那下人瑟瑟发抖,连惨叫都不敢发出。

司徒蔷薇双眼有着恨意:“哼,皇帝小儿以为这种办法,就可以阻止我等大计么?”

“顺勋王是我们的人,岂会听他的?”

南宫夜焉的神色,非常不善。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咬牙道:“皇帝动作频频,先是找宁王当说客,现在又企图封锁幽州。”

“咱们不能这么干等下去了!”

“对于举棋不定,态度不明的顺勋王,我们必须要下点狠药了!”

砰!

赵家赵括拍案而起,低吼道:“没错!”

“老夫就不信,这顺勋王会不喜欢皇位?”

“只要他不动我门阀世家的蛋糕,我们几人联手推他上位。”

“……

司徒蔷薇老脸满是皱褶。

表情逐渐阴狠:“诸位,既然大家都是相同意见,打算破釜沉舟,干最后一票大的。”

“那么,老夫有一个主意。”

“可以迫使幽州和帝都决裂,提前开启兵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