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云深吸一口气:“你的意思朕明白了,那就随便选一个日子吧。”

玄云子又道:“陛下,随便选一个肯定不合适,就九月十四吧,那个日子祭天合适。”

说着,他话锋又猛的一转,若有深意道。

“陛下,您最近还是尽量减少出宫,微臣替您看了一卦,最近您出行,有些不顺。”

众人一凛。

秦云眯眼:“难不成在帝都还有什么危险?”

玄云子不确定道:“这个说不准,只是微臣建议而已,也许您一个人出去也都没事。”

“说了半天,跟没说似的。”秦云瞥了他一眼。

玄云子尴尬一笑,但事实如此。

“好了好了,你还是替朕在这里观天象,预知天气和大灾害,其他问题,还是朕来吧。”

“与其推演半天,倒不如一个字,杀!”

秦云极其粗暴和霸道的说道,骇人无比。

众人一颤,陛下就是陛下,杀出一条路来!

“陛下,您的杀气太暴戾,容易伤身,微臣建议您吃素三个月。”

“或者是多做做善事,否则因果循环,杀气太重,会导致您的后代稀少。”

慕容舜华美眸睁大:“跟这个还有关系?”

“当然有!”玄云子认真道:“如果陛下不是杀气太重,恐怕现在已经儿孙满堂了?”

“那要怎么破?”慕容显的无比上心。

玄云子看了一眼秦云:“广布善举,尽量不造杀孽。”

秦云挑眉:“杀狗贼也算杀孽么?”

“非也,非也!”

玄云子摇头晃脑。

而后道:“此杀孽,非彼杀孽。”

“杀不一定要用刀子,或许陛下的一句话,就能造成无数人的死亡。”

“还有被动牵连者,这样说,陛下可明白?”

秦云蹙眉,他一点都不相信这个,朝廷里那么多猛将,杀人无数,还不是照样儿孙满堂。

但后宫妃子肚子有动静的只有萧雨湘,这么漫长的时间,这么辛勤的播种,有些说不过去。

“好吧。”

“朕知道了,你也给朕想想办法,否则要你干什么,你道宗不是最会驱邪避难么?”

“就是。”慕容舜华帮腔,瞥了他一眼,淡淡在一旁威胁道:“皇后已经有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玄云子嘴角一抽,忌惮的看了她一眼,这还是自己认识的慕容掌教么?

“额……好吧,微臣尽力。”

秦云莞尔一笑。

“走吧,带朕参观一下你这儿。”

“晚点朕还要去商贸司和项家新建的禁武司看一看。”

顿时,慕容的脚步一滞。

“这两个地方可都不在宫内,你又要出去?”

她斜眼看来,明显带着不乐意,刚不久才说了出宫有威胁。

秦云负手。

“朕还怕这个?”

“若是这么一句话,朕就要畏畏缩缩,那还是帝王么?”

他像是阐述,但又让人不能拒绝。

慕容舜华的红唇几次欲言又止,最终没办法,淡淡跟上:“那我跟着你。”

秦云回头咧嘴一笑:“好啊,两个超级保镖在侧,谁敢动朕?”

保镖?

几人齐齐狐疑,这是什么词语?

只有慕容舜华才知道保镖的意思,恶狠狠的瞪眼,心想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这宿命,真给这贼男人当起了保镖。

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