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或许是觉得还不够解气,王敏的手中剑被她一掌拍碎,铿铿铿的掉在地上。

“贱人!”她骂了一句。

宫女太监,吓的魂飞魄散。

这时候,一道挺拔的人影缓缓走进。

“微臣,参见天后。

王敏脸色恢复,回眸狐疑:“张仁,你不操练新兵,来女帝宫做什么?”

张仁缓缓起身,巨鹿大败之后的他,更加趋于成熟,浑然天成,不负军神称号。

他看了看满地的狼藉。

缓缓道:“微臣为天后烦恼的事而来。

王敏眯眼,摄人心魄。

“你知道孤在想什么?”

张仁微微蹙眉:“无非是大夏皇帝的事吧,听说夏朝有后了,怀了孩子的那位正好是天后您的仇人,萧家的女人,萧皇后。

因为边境封锁,故而西凉得到消息很慢。

王敏美眸微微一沉,转过身去。

倒也没有否认。

淡淡道:“这个贱人除了会哭哭啼啼的博取同情,什么也不会,她萧家满手都是孤王家的血。

“现在她萧雨湘倒是鸡犬升天,乃大夏最尊贵的女人,孤心怎能安!!”

张仁暗自叹息,只怕不仅仅如此吧,天后终究还是不服输。

“微臣刚刚接到密报。

“秦云因为中原一个叫白莲教的组织,推迟了祭天仪式,如果天后不爽,微臣可以找人去捣捣乱。

王敏看去,桃花眼略带一丝鄙夷:“你乃军神,傲气呢?”

张仁一滞,哑口无言。

王敏上前两步道:“孤说过很多次了,你只需要管好军队就好,不需要来阿谀奉承。

“孤的眼里,只有权力,和秦云。

张仁抬头,瘦削的脸上布满胡渣:“其实,这事跟军队也能扯上关系。

王敏目光一闪:“什么意思?”

“他也在招兵买马,力度极大,而祭天对于朝廷很重要,咱们动动手脚,未尝不可?”

“一旦祭天出事,流言蜚语散出,战争会带来生灵涂炭,也算是一定程度上拖住了秦云的脚步。

”张仁淡淡道。

王敏美眸闪烁,最后摇头。

“不需要了。

“中原江湖势力浑沌,那个白莲教来头似乎不小,孤预计他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捣乱。

“咱们也乐的自在,安心发展军队,等待来年事变。

张仁点点头:“那好吧。

“如此最好,没想到突厥的内战爆发,中原又有人冒出来,扛起了对抗秦云的大旗。

谈及突厥,王敏的脸蛋明显浮现了一抹冷色,如同冰块,冷艳摄人。

这里压根就没人敢直视她。

“阿史那元沽这个老东西,将他的政治手段都伸到孤这里来了。

“暗自招募西凉的人,去打他突厥的内战,真是好一手如意算盘!”

闻言,张仁变色,一双普通的眸子射出惊天锐芒!

“什么意思?!”

王敏扬起玉手,四周宫女太监如潮水一般急忙退去,神情紧张。

直至没人,她才缓缓开启红唇。

“提真叶护这次玩真的,要跟阿史那元沽分一个高低,打的突厥国内战事是一再升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