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云点头示意,而后二人分头行动。

他看向砍柴男子:“消息若为真,一会你就去宣武门领赏。

说完他勒紧缰绳,大吼:“冲!”

顿时,一行人如脱缰之野马,往西街林山而去。

砍柴男子跪在原地,欣喜若狂!

一个劲的磕头,感激落泪:“多谢陛下,多谢陛下啊!”

一刻钟后。

林山。

这是一片林区,曾属于皇家牧场,但后来被放弃了。

这里连绵不断都是山林,植被茂盛。

某处被参天大树遮掩的山坡下。

粗如碗口的巨木被斩断,满地疮痍,甚至连岩石都被打成数瓣,现场模样可谓是让人惊叹!

“老夫最后再说一遍,我是抓了皇帝的人,但绝不是你的妹妹。

“你如果再敢动手,就休怪老夫无情了!!”

禄老贼怒吼,他的手臂有一道伤口,不断溢血,已经是被逼的动了真火!

月奴就站在他的对面五米处,脚下竟是遍布了白莲教众的尸体,残缺不全。

二人的内讧,来到了爆发点!

她纤柔的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冰冷的瞳孔看着禄老贼有嗜血之芒,让人望而生畏。

单单是那个眼神,就配得上最强杀手的称号。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还兵分三路,你就是怕被我发现吧?”

禄老贼神情不变,咬牙道:“这是小主交代要抓的人,她的身份特殊,乃慕容舜华弟子,穆家二小姐,更是皇帝的掌上明珠!”

“小主抓她有大用!”

“至于其他的事,无可奉告!”

月奴冷笑:“好一个无可奉告!”

“既然你不说,那我也就不多问了。

“你把那个小女孩交出来,我查验一下她的身份,看看她究竟是不是我失踪多年的妹妹。

“只要不是,我可以承担责任,并且帮助你出城,如何?”

她的眸子冷厉的审视而来,只要发现问题,她就会毫无犹豫出手!

为了妹妹,不惜一切代价!哪里得罪小主!

禄老贼眸子一缩,有些闪烁。

穆心一旦交出来,真实身份就会泄露,这个一心寻妹的月奴,这个最强杀手也将暴走!

届时,来这趟帝都,就可谓满盘皆输!

他不敢想象小主的怒火。

“哼!”

“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无权做这些,如果你想要查明穆心的身份,等回了山海关外,你可以向小主禀告。

“而且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咱们继续在这里逗留,不出一个时辰皇帝的人马就要赶来,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你还想不想知道你妹妹的消息了?”禄老贼质问,满脸铁青,怒火中烧!

酒楼被追踪到,他已经是到了走钢丝的地步,现在又多一个月奴,怎能不急?

月奴脸色跟冰块似的,事到如今,朝廷这么大的动静,她已经不再相信禄老贼。

甚至怀疑起了整个白莲教!

铿铿铿……

巨阙在地面划出火花,她渐渐逼近。

“我最后说一遍,人你交不交出来?”

“交出来,咱们一起行动,不交,你就得死!”

强如禄老贼的背部都一寒。

随即眼神阴沉如毒蛇。

嘶哑道:“你确定吗?”

“小主的怒火你能承受?”

“老夫没有猜错的话,你在皇山受伤了,你是老夫的对手么?”

月奴冷笑:“你不也一样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