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务长也站出来说话,力挺南颂说她是除了机长和副机长之外,在整个飞机失事过程中功劳最大的那一个。

副机长约翰逊也在电视采访中极力称赞南颂,说——“Grace小姐真的是一位美丽又能干的女士,非常可爱,我很喜欢她。”

更夸张的是,不愿意接受采访的机长言渊突然主动跳了出来。

“当我发现无法迫降到备降机场,决定迫降到蓝瑙海河的时候,塔台很是犹豫。我能明白他们的担忧,因为要保证平稳迫降到水面需要具备很多条件,除了平稳的飞行,较低的风速,合适的地点,良好的天气状况,宽阔的视野以及飞机必须以仰角下滑,才能保证飞机后半部分首先入水形成缓冲。

只有以上条件通通做到,才有迫降的希望,难度非常之高,稍有不慎就是拿飞机上300多名乘客的生命开玩笑。说实话,我心里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她告诉我,她相信我的专业能力,希望我不要犹豫,尽快做出决定。

我做到了。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英雄。帮我当机立断做出决定的Grace小姐,她才是英雄。”

自己面对采访的时候就说了两句话,如今倒是侃侃而谈。

但机长言渊的一席话,噼里啪啦打了那些黑子的脸。

究竟谁才是“救世主”,谁才是“搅屎棍”,一目了然。

而那些在飞机上闹事的乘客,也被有关部门以扰乱民用航空秩序、对机组人员使用暴力、及飞行安全的罪名“请”走调查。

舆~论方向瞬间逆转,原本那些在网上仇富、闭着眼就乱吠的网友们见风使舵,删帖的删帖、删评的删评,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南颂回来这一路,洛君珩已经把事情都给她解决掉了,连骂人她都没的地方骂。

“厉害啊南小姐,当老板当惯了,指挥人都指挥到天上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