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予:“……我有吗?”假装忘记。

苏睿和权夜骞齐齐朝他看过来,齐齐点头,“你有。”

然后都憋不住,笑喷了。

白鹿予:“……”

为什么到头来受伤害的总是他?

这场兄妹聚会一直到半夜才散场,离开餐厅之时大家都醉醺醺的,好久都没喝得这么畅快过了。

司哲一直等着南颂出来,南颂下楼之时看到他,还保持着一份清醒,“嗯?小哲?怎么还没走?上车,我捎你一程。”

“不用了姐姐,我开了车来的。”

司哲半扶着她,“你没事吧?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没事,就……高兴!”

南颂笑着,被白鹿予大手勾走,还不忘跟司哲挥手说再见,“好好训练,好好打球,期待你早日成为世界冠军!”

司哲看着南颂离去的背影,暗暗将垂在身侧的手攥成拳。

时间……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

回到玫瑰园,苏睿上楼收拾叛逆闺女去了。

南颂询问了一下南雅的状况,赵管家说今天南雅表现得还算乖,她才点了点头,“那就好,您多多费心。”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我让厨房准备一下醒酒汤。”

赵管家也是为他们操碎了心。

南颂轻轻一笑,“谢谢赵妈,别忘了给睿哥房间也送一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