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带老爷子上了楼,推开了父母的房门。

即使父母不在了,主卧的房间南颂依旧给父亲母亲留着,把鸠占鹊巢的南宁柏赶出去后,一切都按照原来的样子装修了一番。

房间每天都有专门的佣人打扫,很是整洁,半点灰尘都没有。

南三财是第一次进玫瑰园,也是第一次进大儿子和大儿媳的房间,进门一看到供奉在香案上的两幅遗像,眼圈立时就红了。

“爷爷,进来吧。”

南颂伸手将站在门口的老爷子拉进房间,请爷爷在红木的沙发上落了座,走过去给父母上了香。

“爸爸妈妈,爷爷来看你们了。”

南三财坐在沙发上,目光如炬地瞧着大儿子和大儿媳,心头酸涩,久久无言。

南宁松和洛茵的房间,完全是中式的布置,一应家具全是红木、楠木、黄梨木的,放眼望去皆是好东西。

连床都是镂雕满金漆花鸟纹渝式拔步床,每一层楣板都经过了精雕细刻,布满层层叠叠的花纹样式,所有的花瓣都极富立体感。

每次哥哥们来玫瑰园,进到父母的房间,就说有种穿越的感觉。

南颂走过来,直接在地毯上盘腿而坐,眼瞧着南三财的目光落在床上,道:“听父亲说,这床是您送给他们的新婚礼物?”

“嗯。”

南三财轻叹一声,“你爸妈结婚那日的景象,仿佛还历历在目,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成了大姑娘了。”

他抬手摸了摸南颂的头,满眼都是慈爱的光。

“只是,我听说三年前你失踪后,玫瑰园一直被你二叔住着,这些好东西还能留下来,没被他卖掉,实属不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