胳膊被人揪了揪,傅彧转头,就对上苏音疯狂对他使眼色、摇头的小表情。

“?”

苏音心里慨叹一声:发财哥哥,你对江湖的险恶一无所知啊,太单纯了!

男人这么单纯,行走江湖让人很不放心啊。

看来以后只能由她来保护他了。

心里正幻想着,耳边突然传来南颂的声音,“苏音。”

苏音一个激灵,举手,“有!”

南颂凉凉地抬起眼皮,“你没事了?”

苏音眨了眨眼睛,瞄向苏睿黑压压的脸,突然想起来好像她离家出走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哦。

唉,看来老苏这次是真生气了,到现在还板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了他八百万没还似的。

“老苏。”她喊。

没人理她。

“爸爸。”她又喊。

还是没人理她。

“我尊敬的父亲大人。”

苏睿:“嗯。”

总算理人了。

苏音一鼓作气,“女儿知错了,不该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又三地离家出走,让父亲大人、姑姑,还有叔叔们为我担心,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今后,我定当痛定思痛,再也不离家出走了,毕竟我很快就要成年了,也不适合再做那么幼稚的行为了。只要父亲大人肯高抬贵手,让我和发财……哦不,傅彧哥哥在一起,我保证做个乖乖的、孝顺的好女儿。”

这番话,可谓是一气呵成,说的她自己非常满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