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凤娇虽然笑着,说出来的话却异常冰冷。

沈流书沉默下来,薄唇紧抿成一线。

他是个极其爱面子的人,如今当着一众小辈的面,喻凤娇却半点面子都不给自己,脸色顿时也挂不住了。

“你一定要这样咄咄逼人吗?”

此话一出,南颂和喻晋文脸色一沉,几乎又是同时上前垮了一步,挡在了喻凤娇身前。

“沈台长。”南颂沉沉开口,“今日之事貌似与你并没有多大关系,你替卓月女士出头,敢问你是她的什么人呢?是她的直系亲属吗?”

一句话像是在硬生生地扯开沈流书薄薄的面皮,他抿了抿唇,又不说话了。

卓月迎上来,再次挽上沈流书的胳膊,堂堂正正地宣布,“我和流书虽然没有结婚,但我们是正正经经的男女朋友关系,他替我出头,有何不可?”

“正正经经的、男女朋友关系?”

南颂呵笑一声,“卓月女士,你是在欺负互联网没有记忆吗?你这个三,当年是怎么破坏人家家庭和谐,从人家手里抢丈夫,风光履历在网上一搜就是十几页,记载得清清楚楚。就算洗白了,你以为你真就成了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了?也对,你是一朵白莲花,只可惜是臭水沟子泡出来的,外表看着纯洁无瑕,内心阴暗又污浊,恶心得很。”

“……”

苏音像是长了耳朵,隔着老远听到这一番话,愣愣的。

姑姑现在骂人的功力,是越来越强了。

在不久之前南颂刚刚长篇大论地骂过苏音,语言组织能力正是丰富的时候,骂起卓月来更是丝毫不嘴软。

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骂起小三来都是不需要打草稿的,怎么难听怎么来就可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