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像刽子手对死刑犯道:“放心吧,我的刀很快,一刀下去就结束了。”

“你来吧,我准备好了。”

傅彧咬紧牙关,闭上眼睛,等待疼痛的到来。

然而只觉得后腰痒了痒,便听到苏音清淡的一声,“好了。”

嗯?好了?

傅彧愣了愣,睁开眼睛刚要扭回头,就被苏音摁住了,“别动,十分钟就好。”

“?”傅彧反应有些迟钝,“你给我扎上了?”

苏音:“嗯啊。三针而已,一抬手的事。稍后拔了针,你就可以活蹦乱跳了。”

傅彧还有些懵,这就扎上了?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不太信,对苏音道:“我口袋里有手机,你调出摄像,帮我拍一张,我瞧瞧。”

“这还要记录下来啊?”

苏音不懂大叔的脑回路,不疑有他,伸手朝他的裤兜里摸了一把,结果不小心伸的太深,直接摸到了某处软软的地方,傅彧“!”的一下,直接抬起了头。

“别瞎摸!”他轻喝一声,耳朵都红了。

苏音没有多想,只嘟囔一句:“我没有瞎摸,你的口袋太深了么。”

然后就划出相机,给他拍了一张照片,拿给他看。

傅彧一瞧,后腰处还真是扎了三根银针。

“不疼吧?我针法很好的。”

苏音对自己很有信心,把手机放到一旁,变魔术似的变出两根棒棒糖。

在傅彧面前晃了晃,“要不要吃糖?”

傅彧无语,这怎么跟哄小孩似的?

然而内心很诚实,他直接张开口,道:“帮我剥开,我要蓝莓味的。”

苏音刚要剥开糖纸的手倏然顿住,眉眼微眯。

“给你糖可以,但你先得告诉我,那个小静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