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优往苏音那边看了一眼,“小姑娘,你别怕,我们都在呢,他要是对你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你就告诉我们,我们帮你收拾他,逼他对你负责!他要是敢不负责任,我们打得他满地找牙!”

傅彧:“……”

话题怎么又扯回来了?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是怎么着?

苏音笑了笑,“没关系的姐姐,他没对我怎么着,就算要怎么着,大概率也是我对他怎么着。”

傅彧:“?”

什么怎么着?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

“帅!”

骆优朝苏音竖了竖大拇指,知道小姑娘是南颂的侄女,笑着纠正苏音的称谓,“别叫姐姐了,我和你姑姑大概率会成为特别好的朋友,你还是喊我一声‘姑姑’或者‘阿姨’吧。”

南颂在火上给银针消毒,闻言勾唇笑了笑。

她也觉得她和骆优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都说异性相吸,但她和骆优之间的磁场很是投契。

交朋友,眼缘很重要,她一向相信第一感觉。

苏音一声“阿姨”刚要出口,旁边权夜骞就冷飕飕地来了句,“直接叫‘二婶’吧。”

苏音一懵,“二婶?”

骆优一张脸都化成了惊叹号,回头看着神情古井无波的权夜骞。

这么石破天惊的话,他是怎么面无表情地说出来的?

“我说,大哥?”

骆优礼貌性地笑了笑,“你是有什么大病吗?认错人了吧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