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和骆优吃的日料,权夜骞和喻晋文跟了他们大半天,没吃什么东西,早就饿了。

坐下来也不客气,又点了一大堆刺身、生鱼片、鳗鱼饭、味增汤、乌冬面……

然后两位男士,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南颂和骆优想走,可路被他们堵着,出也出不去,只好陪他们再吃会儿。

盘子里的肉,顿时没那么香了。

喻晋文和权夜骞动作虽然看着优雅,然而进食的速度丝毫不慢。

“继续聊啊,方才不是聊得挺开心的,还相互喂个饭什么的,怎么突然安静了?”

权夜骞咽下一口鳗鱼饭,明明挺香的饭,却不知为何被他吃出了咬牙切齿的模样。

南颂和骆优,都听出了他话音里藏不住的酸意。

这哥真成,吃醋都吃到她头上来了。

南颂好笑地看着自家二哥,在心里轻嗤了声。

骆优却是完全误解了他的意思,无语道:“我说,权二哥。我知道你是个妹控,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我跟小颂喂个饭这醋你都吃,那我们今晚还要一起睡呢,你不是更疯了?”

什么?还要一起睡?

权夜骞和喻晋文两张俊脸同时生寒,掷地有声地呵道:“不行!”

两个大男人,反应那叫一个强烈,声音大到旁边几桌客人都纷纷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

南颂和骆优同时为他们失礼的行为感到抱歉,而后齐齐地瞪向这俩人。

骆优警告性地瞪着他们,“这是在公众场合,注意影响,别拉着我们一起丢人。”

南颂也懒懒抬了下眸,“我要跟谁睡是我的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激动什么。”

最后两姐妹对他们的行为进行了总结,“闲的。”

骆优率先站了起来,“小颂,我们走。接着嗨。”

“嗯。”南颂也拿起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