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和骆优的友谊进步得很快。

简直是突飞猛进。

南颂为人直率,骆优也不来那套假的,交流起来格外顺畅。

骆优虽然军旅出身,看上去跟个女汉子似的,但骨子里到底是个小女生,也喜欢漂漂亮亮的东西。

南颂来到北城,除了忙工作、陪南三财雕雕玉、日常探望喻凤娇、收拾收拾苏音这熊孩子……

就是陪着骆优逛街了。

骆优身材很好,跟个衣裳架子似的,气质又偏酷帅的中性风,南颂随便挑几件衣服给她穿在身上,都是时尚模特的范儿,分分钟都把美女给掰弯的节奏……

南颂看着实在手痒,拿出相机给她咔咔咔一通拍,出来一堆时尚大片。

看着成片,南颂忍不住咋舌。

“优优,回头你退役了,过来给我当代言人吧,你这脸、这身材、这气质,不拍广告太可惜了。”

骆优将一顶渔夫帽拿在手里把玩着,笑道:“好啊。赚钱不?”

南颂挑了挑眉,“穷不着你。”

骆优哈哈大笑,走过去一把勾住南颂的脖子,“有个有钱的朋友就是好,不愁没人养了。”

两个小姐妹勾肩搭背地出去吃大餐。

吃饭的时候也腻歪的很,你喂我吃三文鱼,我喂你吃北极虾,时而举杯畅饮,开怀大笑。

然而玻璃窗外的黑色轿车中,目睹着这一幕的两个男人,神色难看得很。

眉眼之中,尽是嫌弃。

权夜骞两道剑眉锁成一个“八”。

是自己没长手还是自己碗里的鱼虾不好吃,还非得去吃别人的?

喻晋文微抿唇,只觉得胃里像是打翻了一坛醋,酸溜溜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