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踪她的事情,她还没找他算账呢!

很久之前,她就一直觉得有人在跟踪她,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过她的反侦察能力不是盖的,每次都能将其甩掉。

直到前阵子差点被追上,骆优惊魂甫定,才跑到了北城来避难。

她不在部队,好不容易休个假,加上腰伤未愈,也不想惹什么麻烦再被处分。

可没想到这人竟然还追到这儿来了!

这年头跟踪狂都这么嚣张的么!

“没认错。”

权夜骞情绪平和,话音笃定,却又透着一分戏谑,“小时候打我的人,难道不是你?”

“……”

骆优简直要捶墙了。

她从小到大揍过那么多人,别人被她揍过之后见了她都绕道走,这还是第一次找上门来算账的。

“拜托,大哥,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记仇啊?”

骆优瞧着他绷着的一张脸,还有那生硬的态度,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行吧,你等我针灸完腰好了,咱俩打一架。有什么招你尽管使,争取也把我打哭。”

心里默默补充一句:下辈子吧。

众人都朝权夜骞看过去,以为他会说一句算了,没想到他神鬼不惊地来了句,“好。”

——咱俩打一架?

——好。

牛逼。

众人齐齐在心里吐槽了这么一句。

骆优和傅彧这老战友见面,一言不合就开怼。

喻晋文懒得参与他们的骂战当中,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南颂的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