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手上夹着一排银针,将消过毒的银针缓缓送入肾腧、命门、委中、承山等几处穴位。

帮助其益气活血和止痛,改善肌肉痉挛。

哪怕早就已经知道了南颂是医生,可看着她一脸沉静地施着针,给骆优治着伤,那副有条不紊、气定神闲,一副尽在掌控的模样,依旧令喻晋文恍了神,总有种他和南颂已经认识了不止一世的感觉。

就好像,在另外一个时空,他们也曾遇见过彼此,也有这样的一副画面。

骆优腰伤是个老毛病,一次针灸肯定不行,得多来几次,最好配合上拔罐,方能改善她过损的腰肌。

一向不爱进医院,不爱看医生的骆优这次却答应得很痛快,可能是被南颂扎针扎得很舒服。

觉得针灸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

看着她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权夜骞紧绷的神色才略微缓和了些。

背过身去,他悄声问南颂,“能治好吗?”

南颂站在水龙头下面洗着手,闻言瞥了权夜骞一眼,失笑,“你怎么比骆优还紧张?”

权夜骞轻瞪妹妹一眼,“少废话!”

南颂想了想,道:“只要你短时间内别跟她打架,就肯定没问题。”

“……”

权夜骞忙道:“不打,不打,谁说要打架了?”

骆优耳朵很尖,听到这一句,立马道:“又不打了?那你是不怪我了?以前的事就算过去了吧?”

“谁说的?”

权夜骞猛地回头,一双犀利的眸子瞪起来,“没过去!早着呢。”

骆优:“……”

这男人真小气。

谁以后要是嫁给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