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是有这么回事。改天带出来让你们瞧瞧。】

小哥:【二哥,改天是哪天?你不是还没追到手吗?骆优答应和你处对象了?】

二哥:【……给、我、闭、嘴!】

四哥:【哈哈哈,敢情人家还没答应啊?那二哥你可得努力了!】

三哥:【二嫂叫,骆优?】

小六:【对,就是小时候把二哥打哭的小女孩,你们还记得吗?】

四哥:【记得啊,那必须记得!】

三哥:【虽然想假装忘记,但这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想要忘记太难了。】

大哥:【哈。】

二哥:【……】

权夜骞维护了二十多年的面子,就这么没了。

喻晋文把手松开,道:“你现在过去,说什么?”

权夜骞没好气,“你管我?”

“我管不着你,但小颂和骆优的脾气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如果她们知道我们俩跟踪她们,以她们的脾气,肯定会生气。你还想追骆优?下辈子吧。”

打蛇打七寸,喻晋文直扎权夜骞的心窝子。

权夜骞迟疑片刻,却动了动喉结,“生气了又怎样,生气了就哄呗!那也比这样干坐着管用吧?你要真有本事,早就把小六追回来了,还用得着在这窝着。”

他要是真听了喻晋文的,估计这辈子都别想脱单了!

权夜骞不管不顾地拉开车门下了车。

喻晋文思索了一下权夜骞的话,觉得很有道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