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衡犯了戏瘾,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学着南颂清冷的姿态。

“吵够了吗?没吵够的话在公司门口给你们建个台子,一人上去唱上几句,再开个直播,保管比你们现在赚的多。谁想去?想去的立马过来打离职信。”

鲁恒清了清嗓子,“我不惯你们毛病,想跟着我的,就好好干,别的不敢说,只要能在我手下干满三年,全国500强企业你想去哪就去哪,想跳槽的我给你写推荐信,想创业的我给你投资,心怀二心的趁早说,我送你早登极乐。”

两个人说着说着,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早就见识过南颂毒舌功力的喻晋文,也不禁笑起来。

他这一笑,顾衡和鲁恒却不由收敛了几分,话锋一转。

“当然了,南总要求严格一些也是为我们好。”

“是的是的,南总对我们的好我们都铭记于心,永世难忘。”

鲁恒急忙找补,有些心虚地看向喻晋文,“喻总您也听出来了吧?”

喻晋文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这个,没听出来。”

顾衡and鲁恒:“……”

“谁让你在背后吐槽老板的,是不是不想干了?”

顾衡先咬鲁恒一口。

鲁恒眯了眯眼睛,“大哥,你先起的头。”

“啊?是我起的头吗?”

顾衡脸上立显慌张,“怎么可能?我很尊重南总的。”

鲁恒也忙道:“我也很喜欢南总,我这辈子都跟定她了!”

两个人正你一言我一语表忠心的时候,南颂带着保镖浩浩荡荡地到了。

门一打开,一股劲风扑面而来。

南颂穿着套头衫,小皮裙,戴着复古大耳环,又酷又飒,冷艳逼人。

“南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