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教人时不太习惯口述,直接上手教学,所有的手艺她不藏私,也不保留,但能学到几分全凭你自己的本事。

司哲打下手很是麻利,学的也极为认真,不懂的地方就问,认真得像个三好学生。

丁名扬站在一旁,看着相处融洽的二人,露出欣慰的笑容。

只要南颂肯教,就说明这小子算是过关了。

臭小子,有福气得很呢,能得到师叔的青睐。

做完狮子头,南颂又点了几道程宪爱吃的菜,耳听得外面一阵骚动,舒樱和司铎过来了,被不少粉丝认了出来,缠着签名和拍照。

司哲往外一瞧,立马就躲到了南颂的身后,慌得跟森林中遇到猛虎的小鹿似的。

“怎么了?”南颂问。

司哲弓着身子,小鹿一样的眼睛巴巴地瞅着她,“姐姐救我,不能让哥哥知道我在这里打工,他会生气的!”

情急之下忘了太师叔,直接喊姐姐了,他自己也没觉察到。

不知道是被这双漂亮纯真的眼睛萌到,还是被这声软糯的“姐姐”哄到,南颂心肠一软,竟自动给小家伙打起了掩护,走出去,引着舒樱和司铎进了包厢。

再看司铎,她却突然觉得司家两兄弟长得并不太像,除了眉眼有几分相似,气质全然不同。

司铎是清润中透着高冷,司哲则像小太阳,身上有光似的。

蛮有趣的一个小家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