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食味餐厅,南颂摆了一桌,特意带着舒樱和司铎请程宪大律师吃顿饭。

程大状讲究排面,原本南颂是打算在君章大酒店摆一桌,包间都订好了,临了程宪道:“不去君章,食味就行,馋你的手艺了。”

南颂笑,好脾气地问,“程哥想吃什么?”

“好久没吃到好吃的狮子头了。”

“好,给你安排上。”

这天下午,南颂提早结束工作安排,到了食味,还罕见地下了厨房。

正在备菜的丁名扬见南颂走进厨房,戴起了厨师帽,惊讶道:“小师叔,您要亲自下厨啊?”

“嗯。”

南颂淡淡应了一声,“有一位重要的朋友,想吃狮子头,我做一道。”

“我来给您打下手吧。”

南颂道:“你忙你的。前阵子不是收了个小徒弟么,让他过来给我打下手吧。”

“好。”丁名扬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忙道:“他今天有训练来得稍微晚了点,一会儿就到了,您稍等。”

话是这么说着,却已经忙不迭地给徒弟打电话去了,猴急得很,这难得的学习机会,这小兔崽子可千万别错过啊!

电话刚拨出去,一道清亮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师父,我来了!”

来得正是时候!

丁名扬露出舒心的笑容,拍着徒弟的肩膀,道:“快点过来,见过你师父我的师叔,你太师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