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三人在晴雅间等了一会儿,程宪才姗姗来迟。

舒樱和司铎起身相迎,可看着走进来的男人,两个人都愣了一下,早知道程律年轻有为,却不知道长相竟如此英俊。

程宪穿着一身条纹状的西装,个头在一米八以上,头发半长微卷,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框眼镜,手腕上戴着一只劳力士的名表,痞从雅中来,妥妥的雅痞风。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来晚了。”

他声音偏低,便是道歉也透着一股严肃的味道。

舒樱和司铎连道“不晚”,南颂却道:“程哥,你再晚来一会儿,狮子头就要走味了。”

程宪严肃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波动,把外套脱下,言谈中透着随意,“那还不赶紧给我端上来,要不是为你这一口狮子头,我能大老远地从白城跑到南城?”

南颂打了个响指,命人上菜,又搬开一个酒坛,酒是刚从地里起出来的,上面还沾着泥巴,浮着一层厚厚的尘土。

“程哥,今天给你准备了花雕酒,这可是我四哥专门叮嘱我给你备的。”

程宪刚点上一支烟,闻言眯了眯眼睛,唇角露出些微笑意,“算那小东西有良心。”

好酒好菜上了桌,程宪顾不得说话,掐灭了烟,就提筷夹了一块红烧狮子头,眼镜下的一双眼睛亮了,“不错,还是那个味道!”

南颂招呼着舒樱和司铎也吃,边吃边聊案子的进展。

虽然吃饭的时候谈公事很容易让人消化不良,但没办法,从程大律师这里挤时间简直比挤奶还困难,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