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办公室。

刚回到北城,喻晋文盯着手机屏幕上傅彧发过来的几条消息,觉得莫名其妙。

南颂跟国宴大厨和丁氏传人有什么关系?

她会做饭他是知道的。

在他还卧病在床的时候,她就给他做过饭,只是那个时候他心情低迷,不论什么山珍海味放在他面前他都吃不下去,好像还打翻过她递上来的饭盒。

后来他痊愈康复出院,在家里南颂也做过几次饭。

要么他回去的晚已经在外头吃过了;要么他只淡淡瞥了一眼,没有动过一次筷子。

现在想想,她对他是真的好,只是这份真心,他并没有珍惜。

喻晋文拿出那枚南颂送给他的玫瑰印章,摩挲着底部“喻晋文印”四个大字,心头一片怅惘。

难道人真的得等到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

……

“哎呦,撑死我了!”

傅彧摸着滚圆的肚子从食味餐厅走出来,只觉得唇齿留香,太好吃了!

他看着南颂,“我说,丁师傅这厨艺,真是跟你学的?”

南颂淡淡“嗯”了一声。

傅彧冲到她面前,学着电视剧里皇上对妃子的口吻,“你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南颂没忍住笑了一下,骂道:“滚!”

傅彧也跟着笑起来。

午后的阳光下,他笑得尤为灿烂,一双桃花眼晶晶闪闪,由衷感慨,“你真是个宝藏啊,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

“那就喜欢呗,别轻易爱上我就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