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衡站在一旁,沉着脸道,“她们大概是气不过,联合起来想要对付您。这事是我的疏忽,我现在就去处理,把热搜先撤下来!”

说话间,南颂已经一目十行地扫过了她们对她声讨的文案,又是一篇篇的小作文。

不过,这小作文一看就没什么文化底蕴。

人家卓萱当初好歹还能写几句诗,声情并茂地讲述一番爱情故事,她们倒好,语病错别字一大堆,通篇叹号,语文一看就是体育老师教的。

“人家都指名道姓地骂我了,说我仗势欺人、恃强凌弱,你这个时候强行撤热搜,不是更加坐实了这个罪名?”

南颂淡淡开口,拦住了顾衡。

艺人总监艾伦一头雾水地听着他们的交谈,疑惑地问,“什么十八线小艺人?”

顾衡瞪他一眼,“你好歹也是娱乐圈的人,网速还没我快!你打开手机瞧瞧,那几个小网红你认不认识?”

艾总监忙打开手机,看着那几篇骂南颂的小作文,气得手指头都哆嗦,“啪”地拍了一下桌子,娘凶娘凶的,“她们是疯了吗?居然敢这么说您!”

那几个小演员和小网红,你一句我一句在网上控诉南颂,说她仗着自己是南氏集团的大小姐,当众侮辱她们,不光泼她们红酒,还把她们赶了出去。

除了自己被泼了一身酒的照片,还附上了一段视频,正是南颂泼她们红酒的画面。

视频只截取了一段,看上去南颂那真是嚣张跋扈得很。

气场两米八。

南颂看着自己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这不是挺优雅的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