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国没有过年的习俗,这也是他第一次看春晚,许多梗他都不懂,努力地听着、理解着。

南颂正看得昏昏欲睡,转头看到言渊那一脸认真的模样,却是笑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看什么军事题材的纪录片呢。

“言大哥,你不困吗?”

言渊终于将视线从电视机转移到南颂身上,微微摇了摇头,“不太困。”

南颂看着他有些拘谨的模样,暗骂大哥不靠谱,自己的朋友兼小舅子都不好好招待,上楼睡自己的去了。

“咱们来聊个天吧。”

不然这漫漫长夜,都不知道要怎么度过。

言渊浅灰色的眼瞳在白色的灯下泛着淡紫色的光,十分好看,像戴了美瞳一样。

他点点头,“怎么聊?”

“……”

南颂有些语塞,总不能说尬聊吧,只好道:“那玩个游戏好了。”

她想了想,问旁边守岁守的已经玩起了你拍一我拍一游戏的佣人们,“有硬币吗?”

几个女娃娃在身上摸了摸,这年头身上带现金的人是真不多,更别说硬币了。

“哎,我这里有。”

一个女佣人摸去一枚金灿灿的硬币,“大小姐,五毛的可以吗?”

南颂看着那五毛钱的硬币,身体不由僵住。

“给你五毛,不用找了。”

曾几何时,她和喻晋文离婚时,他跑到北城来找她,她就是拿五毛钱硬币打发了他。

想到这里,南颂觉得自己当时也是够笋的,笑了下。

言渊看着她这个嘴角扬起的微笑,神情顿住。

今天晚上她的笑,总是淡淡的,笑起来嘴角只是微微抿起,没有现在这个笑,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