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怎么会刚好落到他们面前!”

邪神祭祀简直要气急败坏了,倒霉到他这个份上,也算是够可以的。

对面的圣武士已经举着战斧,长剑,链枷冲了上来,而三神教会的牧师,也施展起了种种神术。

邪神祭祀不敢怠慢,只能先扛过这一波攻击,然后伺机逃跑。

他们绝对不是眼前众人的对手,况且他们的状态都不算好。

身为大师级战士的邪神教众第一时间迎了上去,这些圣武士的实力并不算太高,但不知怎地,一动起手来,他便感觉到筋骨酸软,根本就使不出太大的力量。

其余几个高级战士更是如此,原本在面对圣武士的时候,他们就很难应付,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了。

然而雪上加霜的事情还在后面,他们手中的武器在与圣武士们的武器碰撞了几次之后,竟然纷纷断裂开来!

猝不及防之下,他们顿时吃了个大亏,甚至个别运气差的,被一剑削掉了脑袋。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为首的大师级战士也逃不过武器崩坏的命运,面对着充斥着圣武士圣力的武器,他左支右拙,狼狈不堪。

邪神祭祀没有想到,己方的战士竟然溃败的如此之快!他心下顿时一狠,当下也顾不上其他人的死活,趁着战士们还在阻拦圣武士的时候,使用秘法逃跑了。

三神教会的牧师正在与那名法师交战,一时不查竟然被邪神祭祀跑了出去。

“快拦住他!”

三神教会彼此之间十分亲近,也就只来了一名主教带队,他正是正义之神提尔的信徒,此刻他向着在一旁无动于衷看着这一幕的宫廷法师大声的喊了起来。

作为宫廷法师,大法师阿兰·道伊奇曼如何不清楚王国与邪教徒之间的那点儿破事,他不想管也管不住。

原本他打算看看就好,谁料到三神教会竟然放跑了一个,眼下不在动手是不行了。

不过他也不愿意就此得罪邪神教会,只能装模作样的指挥法师团来拦截对方。

在这种出工不出力的态度下,能留住邪神祭祀才是个怪事!

没有了武器的黑袍人很快被一一枭首,而他们中唯一的法师也被牧师们用神术束缚了起来,但唯独却跑了一个领头的!

“你们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吗?”

正义教会的分殿主教卡雷尔·萨尼极为气愤的质问起了卡洛王国的宫廷法师团,若是他们肯出点力,那个邪神祭祀也不至于能够逃跑。

“主教大人!也不知道那个邪教徒用了什么样的秘法,连你们都没有拦住他,我们拦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宫廷大法师阿兰·道伊奇曼摸了摸胡子,以一种十分无辜的口气说出这句话。

“你!……哼!”

正义教会的分殿主教卡雷尔·萨尼重重地哼了一声,心头阴云密布。

看起来卡洛王国皇室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峻,如若不然,眼前的宫廷大法师阿兰·道伊奇曼怎么可能如此明目张胆的放走邪教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