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大主祭也不再乎这些在他看起来宛如蝼蚁一般的生物,逃了就逃了,他也懒得追杀。

达斯莱尔此刻还处于昏厥的状态,大主祭想了想,还是选择将其叫醒。

绿龙醒来之后,一连串的瞬发魔法就朝着大主祭的方向飞了过去,紧接着就是治疗魔法。

但是这些魔法还未曾飞到大主祭的身边就被他给泯灭了。

“达斯莱尔,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在叫醒达斯莱尔之前,大主祭已经暗戳戳的在达斯莱尔的身上布下了数个触发式的魔法,此刻也被他激活了起来。

达斯莱尔顿时浑身僵硬,一下也动弹不得,原本准备好的魔法也已经溃散了,再也无法调动哪怕一丝的魔力。

“原来是大主祭您呀!瞧我这脑子,我中了那头怪胎的算计,刚从昏迷中醒过来,这不把您给当成他了吗!”

对于绿龙的说辞,大主祭自然是一万个不相信,能把他错认成哥斯拉,这是唬谁呢?

“好了!我现在没有心情陪你演戏!告诉我哥斯拉是怎样击败你的?”

大主祭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能够感受到己方的人正处于劣势之中,若是再耽搁下去,只怕他真的要成为光杆司令了。

看到大主祭是真的动了杀意,达斯莱尔也不敢再敷衍了,详细的向其诉说了自己是如何失败的。

现在不同往日,她的身上有大主祭留下的暗手,她自然是不敢在有所隐瞒了。

要知道以往她和大主祭也能算得上是合作关系,但从现在开始,她却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要发生翻天覆地般的变化了。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他有一种类似于禁魔领域的能力,而你是被他给偷袭了,这才落败的!”

大主祭摩挲着下巴,鄙夷的看了一眼达斯莱尔,身为一头活了上千年的狡猾绿龙,竟然能被骗成这个样子,一身的本事连一成都没有发挥出来,就被哥斯拉给击败了。

大主祭竟敢这样嘲讽自己,达斯莱尔的内心也是充满了愤恨之意,此刻她却是恨不得将其杀了方能解恨。

但是龙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也只能将这些想法埋在心里,一旦有机会,她会选择毫不犹豫的反噬。

她同样也对哥斯拉恨之入骨,她并不认为自己不是哥斯拉的对手,而是错在失了先机,被哥斯拉近身偷袭了!

大主祭也心知在这种情况下,达斯莱尔自然是不敢骗自己的,看来是自己小心过头了,竟然被一头未成年的异体龙给吓住了。

不过现在倒也不晚!看达斯莱尔的样子,似乎对哥斯拉很不服气,到时候先让她做先锋,试探下哥斯拉是否真的像她所说的那样。

“达斯莱尔,当初的承诺依旧算数,只要你拿下那头巨龙,卡洛王城里的财富你任选一半!”

大主祭笑眯眯的看着达斯莱尔,但是身上所传来的迫人寒意,却像是再说你敢拒绝一下试一试!

达斯莱尔的脸色一苦,虽然她认为在自己有了防备的情况下,哥斯拉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但也绝对不是现在就动手。

如今先不说重伤未愈,哪怕是身体完好无损,她也不愿意在大主祭的面前当个探路石。

无论输赢,对她都没有好处,但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如果她不同意的话,只怕是别想活着回去了。

当下她也只好一边拼命的使用各种各样的治疗魔法恢复己身,一边朝着哥斯拉所在的方向飞去。

大主祭则是紧随其后,只一会儿的功夫,就到达了战场附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