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听到史矛革的回答之后,哥斯拉顿时大笑了起来,他知道史矛革已经彻底惧怕他了,但距离臣服还仍有一大段的距离。

不过这并不算什么问题,哥斯拉有的是时间和手段!

“史矛革,我听说这些矮人挖到了一枚宝钻,它叫群山之心!是这些宝藏中最为珍贵的存在,你去把它给我找出来!”

尽管哥斯拉的感知能力在进入到大厅之后,就已经扫了不止一遍,别说是群山之心了,就连旮旯角落里有几条虫子,有多少条腿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他却仍然选择了使唤史矛革,目的不外乎为了培养他的服从性。

尽管史矛革再心不甘情不愿,但他也只能乖乖就范,群山之心原本就存放在他沉睡时的头颅旁,史矛革想要找到还是十分容易的。

他。早就熟悉了这里的每一枚金币,每一个珍宝,更何况是最为宝贵的群山之心呢。

就在史矛革将宝钻群山之心取出来之后,哥斯拉就将其接了过去,放在手中仔细端详了起来。

群山之心,又名阿肯宝石,它不愧是矮人最为璀璨的珍宝,哪怕是哥斯拉,也从未曾见过能与其比肩的钻石,当然,如今他头顶上的源能宝石不算。

而除了源能宝石之外,若要论璀璨华丽,在哥斯拉的收藏中,还真没有一件能与它比肩。

传说阿肯宝钻具有一种诱惑人心的魔力,能够放大人心中的贪欲,让其变得冷酷无情,索林的祖父和父亲也似乎都收到过阿肯宝钻的影响,变得昏聩而又贪婪。

就连索林·橡木盾似乎也没能逃过,只不过后来他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挣脱了宝藏所带来的诱惑力,摆脱了家族遗传的龙症。

不过那在哥斯拉看来,仅仅只是矮人自己的贪婪之心所造成的,但是这种心态在他拿到阿肯宝钻之后,却有了些微的变化。

阿肯宝钻之中的确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似乎能够轻微的影响人的情绪,但是却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夸张。

起码在哥斯拉看来,这枚宝钻所带来的诱惑力,根本没有它那华丽的外表来的引人注目。

史矛革喜欢沉睡在金山之中,任由金币和宝石埋藏住自己的身体,哥斯拉虽然也想这么做,但他一想到这些金币和宝石是被史矛革睡过的,心里就暂时没有了这种想法。

至少……,也要先洗一洗再说!

哥斯拉可不像史矛革一样,任由这些金币就这么堆在这里,史矛革除了对财富的贪婪之外,并没有任何的远大志向,而哥斯拉确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参与进这第三纪元末的最后一场大戏中!

他已经习惯了有手下的感觉,孤山将会是他的,那么这些金币自然就不能就这样胡乱的堆放在这里了。

“史矛革,你现在将这座山下之城打扫干净!记住!是所有地方!”

史矛革心头微怒,哥斯拉竟然真的把他当成了仆人来使唤,但是在哥斯拉的眼神扫过来之后,他却立刻卖力的在这座城市内巡视了起来。

哥斯拉所谓的打扫并非是人类那样清扫垃圾,而是这座山下之城已经空置了如此之久,其中阴暗的角落自然也滋生了不少蛇虫鼠蚁,还有史矛革曾经攻打进来之时,死亡的矮人残留的尸骨。

这些通通是史矛革将要做的工作,但是很快的,史矛革就回到了哥斯拉的身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