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林!别这样!我想甘道夫没有来一定是有原因的!”

比尔博·巴金斯走上前劝解了起来,他不相信甘道夫是一个临阵脱逃的人。

索林在巴金斯的劝阻下松开了手臂,虽然他知道甘道夫没有来是肯定有原因的,但想让他原谅他那是不可能的,他与甘道夫的良好关系也到此为止了。

“你欠我一个解释!”

索林冷冷的说道,在逼不得已选择投靠哥斯拉之后,他就已经失去了理想,而在他看来,这其中也有着甘道夫的一部分责任。

甘道夫则是默默的看着表面上融洽无比的三族人民,脸色凝重无比,表面上的繁荣并不能掩盖底下的悲痛。

“看起来你们好像是经过了一场恶战,能告诉我事情的原委吗?至于我的事情,稍后我会讲给你们听的。”

“是这样的,甘道夫先生……”

比尔博·巴金斯连忙向着甘道夫讲述起自他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事情,矮人们这是在一旁时不时的补充一两句,在讲述到哥斯拉之后,甘道夫的神情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在比尔博·巴金斯讲述完毕之后,甘道夫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口中喃喃道。

“原来是因为他……!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不过看起来,似乎要比最坏的情况好得多!”

甘道夫已经明白了,在他们即将被索伦击破防御,通通成为他的阶下囚的时候,索伦的力量为何会暴跌了。

原来是他手下的戒灵骑士竟然被团灭了,而索伦现在刚复活没有多久,还没有重新制造出肉体,这自然是对他有极大的影响,这才让他们得已抓住机会,将索伦击退。

而甘道夫在伤势略微好转之后,便快马加鞭的赶来了这里,谁料到如今竟然是这个情况。

在宴会结束之后,甘道夫请求索林代为通传,他想要见一面哥斯拉,索伦复活在即,他必须要想办法搞清楚哥斯拉的立场!

而哥斯拉自然是答应了他的请求,他对于这个中州世界最为出名的巫师也十分好奇,可以说魔法师的加点就是从他这里开始歪的。

“强大的巨龙先生,灰袍巫师甘道夫,向您致敬!”

然而令甘道夫没有想到的是,哥斯拉却并未回话,反而是用一种极为怪异的神色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探究的意味,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安。

眼前的巨龙带给他的压力可比史矛革要大得多,而且无论是从外形还是力量,哥斯拉带给他的感觉,与整个中土大陆都显得格格不入。

“说出你的来意!巫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