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

哥斯拉脑海里的警钟疯狂的敲响了起来,若是吃完这一套技能,那么他今天就别想走了!

幸而他留了个心眼儿,将寒霜龙息留存着作为应急之用。

哥斯拉体内的魔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调动了起来,迅速的汇聚到了喷吐器官内,结合着其中特殊的物质,被喷吐了出来。

在到达喉部之后,就已经变成了冷冽的冻气,顺着龙口的方向扫遍了哥斯拉的全身!

尽管这口龙息只是仓促间吐出,却也仍然起到了它原有的作用,那些粘液瞬间便结成了冰壳,蛛丝也变得脆弱了起来。

哥斯拉的双爪迅速的扒拉着,身体很快便摆脱了束缚,随后他随手抓住两只蜘蛛魔怪便扔向了前方。

魔法制造的强酸被蜘蛛魔怪挡下了大半,酸液腐蚀的嗤嗤声响起,两只蜘蛛魔怪在挣扎中被腐蚀成了一滩脓液,看的哥斯拉后怕不已。

虽然哥斯拉已经及时做出了防备,但身上还是被溅上了一点,这种滋味却并不好受,以往被他嫌弃却从未令他失望过的鳞甲似乎也扛不住了,被腐蚀出了些许的孔洞,如果他的鳞甲不是层层叠叠皱褶状的话,恐怕就已经腐蚀到血肉了。

于此同时,地上也伸出了一双骨爪狠狠的攥住了哥斯拉的腿脚,如果不是他的鳞甲够硬的话,只怕这一下便要皮开肉绽,甚至骨折了。

不过在解决了最为麻烦的强酸之后,剩下的这些对哥斯拉的威胁就没那么大了。

哥斯拉屏住了呼吸,蹲下身来捶打起了骨爪,三两下过后,骨爪很快便松动了,但随后他便感觉身体一沉,一种疲劳感从身体各处传来,脑袋里更是突然一懵。

如果是普通的巨龙,只怕就要倒在这儿了,但是哥斯拉的体质可不是一般巨龙能比的,他强行挣脱了骨爪的束缚,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洞窟。

而蜘蛛魔怪们也并没有一直紧追不舍,似乎并不敢离洞窟太远。

“呼!这群蜘蛛魔怪还真难缠!没想到竟然有那么多会魔法的品种!”

哥斯拉喘着粗气,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直到魔法的效果消失后,才整理了一番仪表,缓缓踱步回到了狗头人身边。

道格在见到哥斯拉安然返回之后,原本担忧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但看哥斯拉的模样,似乎并不顺利的样子。

“伟大的真龙!您回来了!那些蜘蛛怪……”

“咳咳!……那些蜘蛛魔怪不足为虑,只不过它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我一时之间杀不干净,我需要想个效率更高的方法!”

哥斯拉面不改色的回答了道格的话,身为真龙,他不会轻易的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

不过这也的确是他的想法,是得找一个合适的方法,不能像上次那样莽过去了!

巨龙虽然高傲自大,但却并不是无脑莽夫,哪怕是最暴躁的红龙,也会使用某些阴险狡诈的计谋,绿龙们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普通的蜘蛛魔怪再多,对哥斯拉来说也就是麻烦一点儿的事,但那些会魔法的蜘蛛魔怪就有些另龙头大了。

更何况里面就真的只有后来出现的那几只吗!

哥斯拉并不这么认为,而且从那些蜘蛛魔怪们的表现上来看,哥斯拉完全有理由相信它们之中应该会有一个类似主宰一般的存在。

这次是吃了情报不足的亏,如果没有在一开始就将威力最大的烈焰龙息消耗了干净,那么后面在面对那几只会魔法的蜘蛛魔怪的时候,也就不会显得那么被动了!

魔法在这个世界上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但得益于银龙和红龙的混血,不仅使得他摒弃了更容易被火焰和寒霜所伤害的缺点,而且还大大的加强了对两种伤害的抗性!

但是魔法并不是只有冰与火两种元素,对于其他的魔法伤害,他的鳞甲就不能够很好地抵御了,只能随着年龄段的增长,慢慢的获得更强的魔法免疫能力。

类法术能力哥斯拉并不是没有,但是除了龙息术之外,那些血脉自带的魔法伎俩,光亮术之类的法术对现在的局面根本起不到任何的帮助。

如果说他有足够多的眷属的话,那么倒是可以让手下先消耗蜘蛛魔怪的魔法,但是哥斯拉回头看了看身后零星的老弱病残,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并不是哥斯拉心善,而是就算他将所有的狗头人都拉过去,也是杯水车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