鳞皮的心里很慌,与他曾有爆蛋之仇道格因为靠上了真龙的大腿,现在已经变成了这个残余的狗头人小型部落的真正首领,虽然道格在明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但是鳞皮的心里却还是在一直提防着。

同样作为狗头人,鳞皮很是羡慕道格的境遇,不过既然哥斯拉已经收下了他们作为眷属,那么现在去跪舔也不算太晚。

鳞皮不求能够顶替道格在哥斯拉心中的地位,只要能被真龙主人记住,那么他就完全不用担心道格什么时候会发难了!

尽管他所担心的事情几乎不会发生,道格并没有把鳞皮平日里的仇视放在心里,反而因为爆了他蛋的缘故感到对他有些亏欠。

不过哥斯拉自从收下他们之后,一直都在忙碌着战斗,如今好不容易闲下来,却又进入了沉睡之中,这让鳞皮想要表现,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怒潮鱼人的入侵让鳞皮看到了机会,他想要在这场战斗中立下大功,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但鱼人的抵抗却非常的顽强,尽管狗头人的偷袭起到了应有的效果,但还是有两个鱼人逃走了。

鳞皮自告奋勇的前去追击,但是却被一道捕网网住,十分顺利的成为了这场战斗中的俘虏!

如果不是这些鱼人想要通过鳞皮来探听狗头人们的虚实的话,只怕他在被俘的那一瞬间就被杀死了。

在被俘虏的这段时间,他想尽办法的胡言乱语,并没有说出任何有价值的事情,这也使得鱼人们渐渐失去了耐心。

尽管屡次都被打得奄奄一息,但是鱼人却总会在最后一刻留守,似乎在故意留他一命,鳞皮只能咬紧了牙关硬撑。

作为在之前的部落中,自认为最聪明的狗头人,鳞皮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说还有一线生机,如果说了恐怕就真的会死了!

不过他也快撑不住了,如今支撑他意念的,不过是一股不愿输给有着爆蛋之仇的道格的情绪罢了!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撑过了这一关,他要让道格好好看看,就算自己比他少一颗蛋,也同样能压他一头!

不过说实话如今能够救他的,只怕也只有哥斯拉了,他并不确定哥斯拉会不会因为一两个狗头人便来此报复,但这却是他唯一的期望了!

但鱼人自有其他方法令他开口,油盐不进的他被送到了一个鱼皮松弛,筋骨老朽的鱼人祭祀那里,他只记得鱼人祭祀的鱼骨法杖挥舞了一下,便浑浑噩噩再也不知了。

等到再次清醒过来时,他已经回到被关押的牢房了。

从鳞皮的口中得知了一切的怒潮鱼人已经决定大举进攻,并不只是为了那个被狗头人占据的湖泊,而是因为哥斯拉!

究竟是什么让他们能够有信心制服一条巨龙?

鳞皮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漏了陷,鱼人们已经在做准备了,。

而他则要在人鱼出动的那一刻,连同许多其他的奴隶一起被献祭给古玛娜拉!

鳞皮不知道古玛瑟拉到底是什么,但想来也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献祭这个词生来便与鲜血和黑暗链接在一起,越是野蛮的文明便越是如此。

“主人!您最卑微的奴仆乞求您!请您屈尊于此,救救您的奴仆吧!”

在被压赴前往祭祀的地点前,鳞皮在恐惧的作用下,不由得在心中不停的祈祷起来!

鳞皮和其他不知鱼人们从何处抓来的生物们一起被驱赶到了靠近海边的一处圆形祭坛上,除了类似鳞皮这种的狗头人之外,还有一些豺狼人,哥布林,地精,甚至还有几个人类。

怒潮鱼人祭祀点燃了位于祭坛两边的火堆,并搬出了一个漆黑的石像树立在祭坛中央,他围绕着祭坛,乌里哇啦的又唱又跳了起来。

“撒不辣,搜内给多力呀,唔咿呀牙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