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声音又干又涩,像是声带在盐酸里泡过一样,随着仪式的进行,恐惧的阴影也随之出现在每一个祭品的心中,一点点的蚕食着他们的内心。

最为弱小的哥布林首先便承受不住了,它们害怕极了,抱着脑袋开始惨嚎,疯狂的想要挣脱身上的锁链,但却被守在一旁的鱼人守卫一刀将胸腔刨开,随后灵敏的一挑,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便被扔到了祭坛上。

伴随着哥布林的死亡,周围的气氛越来越压抑,似乎有种看不清的东西开始出现。天气也逐渐的阴沉了下来,阴风呼啸,而此时围观的鱼人们已经跪了下来,纷纷低下了头颅。

此时鱼人祭祀的声音也越来越癫狂,佝偻的身躯做出了一个个看似根本不可能的动作,让人不仅怀疑他会不会将自己的腰肢扭断。

“……古玛瑟拉……降临……乞求……”

祭坛上的生物开始一个个的陷入了恐惧的混乱之中,很快便被手持尖刀的鱼人守卫一一将心脏挑出胸膛。

鳞皮在这些生物里算是能坚持的了,但是随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他也终于坚持不住了,悲惨的耷拉着头颅,声嘶力竭的呐喊了起来。

“道格……!”

恐惧的气息已然填满了他的大脑,他已经看到了身旁的鱼人守卫嘴角嗜血的狞笑,还在滴血的尖刀举起,下一刻便要劈砍而下。

蓦地,一声嘹亮的龙吟声响起,瞬间便盖过了鱼人祭祀的嘶哑吟唱声,龙威毫无节制的压向了在场内的所有人。

一道模糊的身影由远及近,迅速的飞近过来,随着距离的接近,身影也越来越大,直至飞近之时,他的影子甚至覆盖了整座祭坛。

鱼人祭祀的吟唱毫无疑问的卡壳了,还未等他做出动作,龙威已然接踵而至,随后眼前便多了一条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的粉色巨龙!

红龙之息喷吐而下,鱼人祭祀瞬间面色大变,一道水蓝色的光幕瞬间便护住了周身,但仅仅坚持了不到一秒便破碎了开来。

不过在光幕内的鱼人祭祀却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法术的光芒在原地闪烁。

哥斯拉停止了无意义的喷吐,对于没能在瞬间留下鱼人祭祀,他对此感到颇为惋惜。

果然法爷和战士就是不同!哪怕只是一个鱼人祭祀,其保命的能力也比战士强很多。

早在哥斯拉出现的一瞬间,诸多跪着的鱼人便要起身了,但在想要起身时却又被龙威狠狠一压,顿时又跪了下去。

如此一来一回,倒是让哥斯拉如入无鱼之境一样来到了鱼人祭祀身边。

在祭坛上正准备行刑的鱼人守卫自然也被威压所压制,壮硕的身形瞬间便跪了下去,尖刀所瞄准的位置自然也发生了变化。

鳞皮本来也被龙威所摄,但是被捆绑在架子上的他却不可能跪的下去,致命的尖刀偏离了位置,但却仍旧伤到了他。

PS:

鱼人祭祀:呼叫古玛瑟拉!

铃声响起“撒不辣,搜内给多利亚!”(龟哥炫铃经典版)

鳞皮:啊!我受不了了!

(°ー°〃)

哥斯拉:看我拔你网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