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再水没想到买了几个小面包充实早饭,居然还引出连巧珍这个话题了。

“这个啊?”潘再水没直接回答,而是看向袁冬初,再看看顾天成,非常迟疑,“这个……说来就话长了。”

这不是二当家您闺女猜测了发面引子的做法,然后通过他的手,把这种不一定能成的猜测,卖给了两家接受点心屋的掌柜嘛。

就是那些模棱两可的猜测,给投递行赚了四百两银子。

每每想起这事儿,潘再水都会忍不住感叹:有时候,对于某些人来说,银子真的是太好赚了!

这么离奇、而且有争议的事情,潘再水不想从自己嘴里说出来。

但看袁冬初那样子,人家压根没打算接这个茬儿。像是没看到潘再水投过来的眼神,人家直接夹了个包子,合着粥,正经的开始吃早饭。

而顾天成,除了关照着袁长河,又是盛粥,又是夹小菜。其余时候,眼角余光都用在打量袁冬初了。

袁冬初是装作没看见潘再水投过去的视线,顾天成却是真没看见。

潘再水没辙了,没得到袁冬初和顾天成同意的情况下,他不敢把这种空手套白狼的事情,放在袁冬初身上。

虽然这事儿办的很过瘾,但是,会不会对袁姑娘造成不太好的影响?

他坐镇通州,拿了人家四百两银子,自然很关注两家点心铺子的状况。

那两家为了做出面包引子,真是费老劲了。耗费好多食材和精力,两家点心屋的面包品质才稳定下来。

直到现在,两个掌柜见到他,那种应该感谢,却又很愤愤不平的神色,都让他心虚不已。

也不知人家有没有赚回买那几个猜测的四百两银子。

袁长河哪知道他都转了什么念头,一听他的话,就来了兴致:“这么说,你知道内情?快说说,难道连家闺女真把面包做法卖了?那得值好些钱吧?”

周彩兰却发表不同意见:“连巧珍?她应该不会吧?”

潘再水尴尬的笑了笑,秦家大奶奶却也罢了,但面对诚运的二当家、袁姑娘他爹,他还不敢随便扯谎。

他再瞄一眼袁冬初,见袁冬初专心致志的,在吃早饭。

还是自己说吧。

“姓连的婆娘在庆州犯事后回来,着急慌忙的把铺子退租,便离开了。那两个店继续经营点心,但因那婆娘把面包引子的做法藏得太深,两个铺子开始都不经营面包的。”潘再水说道。

袁长河奇怪道:“可你这,不是买到面包了吗?”

潘再水吐槽,这不是您闺女猜测了引子的做法吗?

但这话他没敢说出口,“袁姑娘吃过她家面包,姓连的婆娘走了之后,袁姑娘猜了猜引子有可能的做法……”

“冬初?她猜?不会猜对了吧?”袁长河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看袁冬初,又转回潘再水这边:“冬初把她的猜测告诉了那两家?”

潘再水用异样的眼神回看袁长河,您闺女怎会那么没心眼?

周彩兰却是相信的,当即兴奋的问袁冬初:“你都猜到什么了?”

秦向儒咳了一声,轻声说道:“事关人家赚钱的生意,不能随便给人说的。”

现在说到关键问题了,顾天成这才收敛心神,一边嚼着小菜,看着潘再水,等他接着往下说。

把潘再水看的心头猛跳,忙对袁长河说道:“没有没有,袁姑娘把猜测告诉了我。我……我把那几个猜测……嗯,卖给了两家掌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