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也要对龚安的儿子龚友下毒,然后引龚安出内宗小世界,毕竟执勤期间龚友是不得随意进出小世界的。

他只要不是奄奄一息快嗝屁了,那么按仙琴宗的规矩是不得提前返回内宗小世界的,毕竟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装病不想执勤,这种事以前可是经常发生的。

而王异这次准备给他下的毒也是灭阳散,不过却是王异找西泉城的炼丹大师,花大价钱让其炼制的加强版灭阳散,反正其药效让一位化神修士阳气溃散是没多大问题的。

等王异彻底溃散龚友的阳气后,他肯定会惊慌失措的通知自己父亲救命,这个时候如果龚安出现了,而且看到这一幕有什么特别反应的话。

那么就可以证明他就是幕后黑手,王异和云雪便可以计划复仇了,如果不是的话王异只能说龚友自己倒霉了,他可不是什么圣母,别指望他的道德底线有多高。

谁让你没事和云义打一架的,谁让你爹平时不像是好人的,而且这龚友是宗门内出了名的混蛋,就连生性善良的云雪对这种可能误伤的事都没有任何意见,于是两人便来埋伏他了。

“姜叔,你等下要怎么给他下毒啊?难道是下到他吃喝的食物里面?”

“山人自有妙计。”

云雪有些好奇的问道,而王异则是始终保持着神秘,两人又跟着龚友兜了几圈,终于他的那个狗腿子因为临时有事要处理跑了。

现在就只剩下龚友一个人在这里瞎逛,而且这地方还挺偏僻的,周围都看不到几个人,王异当即判断这是一个出手的好时机,他准备出手了!

“你等下别乱动啊。”

“哦。”

王异最后提醒了一句,云雪一头雾水的应了一声,不过下一秒云雪整个人都懵逼了,因为王异的动作实在是让她措手不及。

只见王异悄悄来到了龚友的背后,然后王异突然解除了风隐状态,双拳如电般飞快的从龚友背后砸向了他的太阳穴!

噗通

龚友在王异解除风隐状态时刚刚有所察觉,不过还没等他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他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黑,整个人彻底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上。

当然了王异还是控制了力度的,毕竟太阳穴这地方直通眉心泥丸宫,一个控制不好就容易将龚友打死。

王异打这一下可是有讲究的,他是在击晕龚友身体的同时,也震晕了他的元神,这才能够让一个化神期的修士瞬间晕厥。

想打晕修士就得打太阳穴和眉心泥丸宫,如果学江湖武林人士那样打后颈是没用的,哪怕是你把对方颈骨打断了都没用,晕不了就是晕不了。

“呼,大功告成。”

王异松了口气,假装十分紧张的抹了抹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而一旁的云雪此时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此时的云雪心里已经开始疯狂吐槽了,我靠,姜叔你进仙琴宗之前到底是干嘛的,你搞清楚自己的修为好不好,你只是个元婴修士啊,一招把化神修士都秒了是闹哪样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