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桑往前走了一步,却被成澈拉住。

她对成澈摇了摇头后,走向薄南征。

薄南征很是意外的看着她:“桑桑你……恢复记忆了?”

云桑抿唇,“是,昨天,夜悔要取我性命,成澈帮我挡了一灾,也因为当时的刺激,我想起来了。”

身后成澈凝眸,难怪他醒来后,看到桑桑一直在回避自己的视线。

虽然她想起来了,自己很是高兴,可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这种天大的喜悦,就不能先跟他分享一下吗?

他心中,些微有些失落。

薄南征有些激动的看着她,唇角也有了往日的温润:“所以,你记起我们之前发生的一切了?”

云桑点头:“嗯,我很感恩于你之前为我做的一切,那时候,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拉了我一把。”

薄南征凝眸,不只是这样。

云桑没有等对方说什么,直接又道:“薄哥哥,今日我们抓了江楚年,并不是要针对你,实在是江楚年太可疑。昨晚夜悔除了算计我外,还把韩潇给设计了,他在酒吧外面的街上,做了埋伏,制造了假车祸,劫走了韩潇,他逃跑的路线,算计的太细,避开了路上监控的覆盖面,而昨晚将韩潇约到那家酒吧的人,正是江楚年。”

薄南征抬眸,沉闷的望向江楚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