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南征转头,不悦的视线,扫向江楚年:“你闭嘴。”

江楚年低咒一声,“薄南征,你现在是相信她的话了?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向着她,他们会要了我的命的!”

薄南征冷睨了他一记:“闭嘴!”

江楚年哼了一声,侧过脸:“行,我要是死在这儿,你看我妈会不会放过你!”

薄南征闭目,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望向云桑:“桑桑,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可他是田悦的弟弟,在皇城,我是他唯一的亲人,所以,人,我必须要护。”

云桑垂眸,收敛了眼底对薄南征的期许,“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看到云桑脸上失望的神色,薄南征忙道:“桑桑,正如你刚刚说的,你不是想要跟我敌对一样,我要带走他,也不是要与你为敌,我只是……”

“薄先生,”云桑打断了薄南征的话,她看到了薄南征脸上的为难,也看出了薄南征对于要带走江楚年的坚定。

她可以理解薄南征要守护妻弟的心情,正如她也有要守护的人一般。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只是大家立场不同罢了,我能体谅你对田悦的感情,所以,我尊重你的决定。”

成澈走到云桑身边,搂住了云桑的肩膀,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睥睨着薄南征,口气带着嘲讽的道:“人你可以带走了。”

薄南征看着成澈这副炫耀的模样,牙根紧咬。

他将目光落到云桑的身上,刚刚‘薄先生’那三个字,已经足以表达云桑的态度了。

他也并不想因为一个江楚年,就失去云桑。

不然之前,他也不会因为云桑,就跟江楚年发生肢体冲突了。

可是他曾答应过田悦,帮她关照她的家人……

以黑承晔现在的状态,他若不把人带走,江楚年就是不扒层皮,只怕也没法儿全身而退。

果然,一旁黑承晔只是听到成澈让放人的话,情绪都已经完全爆炸了:“成澈,这江楚年有问题,我很确定他知道些什么!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的放人?”

成澈没有理会有些发疯的黑承晔,目光扫了温夜笙一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