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夜笙拽住了黑承晔的手腕,眸光凝重。

黑承晔看着这两人,是他疯了,还是这两个人压根儿就不想管韩潇的死活?

温夜笙对身后的人一挥手,保镖松开了江楚年。

薄南征的人上前,将江楚年往工厂门口扶去。

眼看着人走远,薄南征望向云桑,有些急迫的道:“桑桑,这些日子,你抽一点时间,跟我单独聊聊吧,我随时有时间。”

云桑仰头看着他,不失礼貌的道:“没有找到夜悔和韩潇之前,我可能没有时间,薄先生见谅。”

她说完,对薄南征疏离的点了点头,拉着成澈的手走向温夜笙和有些愤怒的黑承晔。

薄南征回头看向云桑的背影,眉心紧凝。

他转身,重重的吐了口气,迈步离开。

这件事结束后,他一定登门,负荆请罪,求她原谅!

他们的人全都离开后,黑承晔上前,一把拎住了成澈的衣领:“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放人!”

云桑伸手,握住了黑承晔抓人的手,“小黑哥哥,薄南征若是报了警,这事儿对你有多不利你知道吗?”

“我怕他吗?”

云桑毫不犹豫的喊道:“对,你不怕,可是,你人都被关起来了,还怎么管韩潇?”

黑承晔怔了一下,果然松开了手。

成澈冷睨着黑承晔,拍了拍被他捏皱的衣领:“冷静下来了?可以听人说话了?”

黑承晔沉闷的看着他:“你还想说什么?”

温夜笙反应过什么,看着成澈问道:“你是不是还做了什么安排?”

,content_nu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