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桑点头道:“是有安排。”

刚刚来的路上,他们一直在讨论这件事儿。

他们现在最被动的,是手中没有证据。

如果江楚年坚持不松口,那他们既不可能杀了他,又不可能关他一辈子。

他们是能耗,可是韩潇等得起吗?

且不说这些,就说薄南征在这里,这件事儿,也不容易息事宁人。

所以,成澈当即决定,让薄南征带人走。

既然江楚年是夜悔的人,那他离开后,就不可能不联系夜悔。

所以,成澈非但安排了人跟踪江楚年,更让人潜入了江楚年来到这里后,常住的酒店房间里,安装了电子监听设备。

他们要等江楚年引蛇出洞!

当然,他们安排下去寻找夜悔的人,也不能撤,要继续找。

黑承晔听完,心里的闷气依然无法舒展:“那就都别围在这儿了,该去医院养身体的养身体,该去找人的继续找人吧。”

他说完,从几人中间穿过,快步往外面奔去。

温夜笙看了黑承晔一眼后,对成澈和云桑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小子这样。”

云桑叹口气,谁说不是呢。

韩潇一天不找回来,大家就一天无法安心。

回去的路上,云桑看着车窗外,表情很是凝重。

成澈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试图吸引她的注意力。

当然,他也成功了。

云桑转眸看向他。

成澈傲娇的哼了一声,当然,握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

云桑凝眉,什么毛病:“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提起这事儿,云桑愣了一下,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当时她坐在车里,看着受伤满脸是血的成澈时,有那么一瞬,耳中就只剩下了一道刺耳的长鸣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