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近傍晚,皇城的天,已经有些暗了。

可是为了让云桑相信自己的话,成澈还是亲自开车,带云桑来到了夜靖寒的墓碑前。

看着墓碑上夜靖寒的照片,云桑踉跄了两步。

成澈扶住了她,凄楚又悲痛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现在……你可以相信我的话了吗?”

云桑的心,莫名紧紧的揪扯着,神色复杂的眼底饱含的更多的,是无法纾解的恨。

直到天色都已经完全黑了,云桑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成澈就这么安静的陪着她,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但他知道,云桑的心里,一定已经乱到了极致。

过了良久,云桑缓缓从成澈的怀里离开,与他保持了几分距离,勉强站稳:“你说,关于我的事情,你都知道?”

“是。”

“怎么知道的?”

成澈抬手,捂着自己的心脏位置:“我心脏不好,夜靖寒生命弥留之际,跟我做过交易,他把心脏给了我,要我代替他照顾你,所以……你的事情,我了解的很透彻。”

云桑转眸,眼底带着恨意的望着墓碑上的照片,咬牙:“我不需要。”

成澈毫不犹豫,又坚定的道:“可是我需要,我不是为了夜靖寒照顾你的,我是真的爱你,我……”

“别说了,”云桑打断了成澈的话,死死的握住了拳头:“我现在甚至都不记得,我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你的,你却对我说爱?成先生,你不觉得,这有些强人所难了吗?”

听到成先生几个字,成澈心头一痛:“桑桑,你到底想起了什么?”

想到自己失去理智的这段时间,成澈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云桑凝了凝眸心。

她望向成澈,将自己想起来的那些,告诉了成澈。

成澈听完,心里一缩,竟然就只想起了前世?

偏偏只有前世……

老天爷,你可真会捉弄人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