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问题,黑承晔有些意外:“你怎么会……”

云桑知道他在意外什么,便道:“我想起了一些跟夜靖寒有关的事情。”

黑承晔看向成澈,难怪他要买醉了。

云妹妹想起谁不好,怎么偏偏想起了靖寒?

黑承晔点头:“靖寒是真的死了。”

云桑将视线从成澈身上移开,看向黑漆漆的窗上,映出的自己的影子,良久后才又问道:“你确定吗?”

黑承晔凝眸:“桑桑,人死了就是死了,你怎么会这么问?你在怀疑什么?”

云桑淡淡的道:“因为我想起的,都不是好的回忆,所以有些好奇,他是不是真的一次次的救过我爸妈和我弟弟,是不是真的给我弟弟捐过肝,是不是……真的因为脑瘤,死在了手术中,还把心脏……给了成澈。”

黑承晔沉默了片刻后道,“是真的,他一次次救云家人,受伤后的手术,大部分都是我做的。”

云桑看向他,疑惑道:“大部分?”

黑承晔诚实的道:“嗯,最后的手术,我做不了,是我父亲从外面请来的一位隐世恩师做的,当时我本也是要参与的,可我们进了手术室后,隔壁的手术室里,就来了一位重症病人。

当时的手术只有我能就近去救急,你知道的,医者不能在这种时候,拒绝救人,所以我没能参与靖寒最后的手术,但最终出去跟夜家和云家人交代后事的,是我,所以我很确定,靖寒是真的走了。”

云桑的视线低垂下,眼眸收紧了几分。

“所以,成澈的心脏,真的是夜靖寒的啊。”

见她表情凝重,黑承晔顺势坐在了床沿边:“云妹妹,你到底怎么了?”

前几次,他看到云桑的时候,云桑分明是满眼干净单纯的样子,可现在……

她澄清透明的眸子里,却像是染上了一抹沉重的阴霾。

“你是不是还想起了些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