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桑平和的应道:“什么事啊。”

薄南征没有拐弯抹角,直入主题道:“我现在酒店咖啡厅里,偶遇到成澈了。”

云桑表情淡淡的。

如果只是碰到成澈,那薄南征应该没必要该给自己打电话。

他必然还有什么想说的,便平静的道:“嗯,他出门办事去了。”

薄南征不急不躁的又问道:“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他要出去见谁?”

云桑沉声:“我平常不过问他工作上的事情,也不会管束他的自由。”

言下之意,薄南征自然也懂。

可他没有放弃,又道:“见成絮母女和付紫薇,也算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听到这话,云桑表情顿了顿,怎么可能。

薄南征又道:“他分明知道成絮对他的感情,也知道付紫薇有多恨你,可却在外面单独见了她们,这合适吗?”

云桑凝眸,明明知道薄南征到底在说什么,可她心下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语气冷淡的道:“这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成澈做事情,总有他自己的主见,我相信他。”

“桑桑……”

“薄哥哥,”云桑打断了薄南征的话:“你说过的,为了能让你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让我对你狠一些,那么我可能要说几句,你不爱听的话了。”

薄南征脸上的温润,已经被淡漠取代,可声音却依然是温柔的:“好,你说吧。”

“我跟成澈夫妻之间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更不要打着为我好的幌子,找什么人来考验我们的感情,我不需要。成澈很优秀,即便没有成絮,也有王絮、李絮,这一点我很清楚。

可是我并不在意,因为我自己同样优秀,我从没有觉得低人一等,更不觉得,自己是感情中的弱者,我可以保护自己,更能守护自己的婚姻。”

她说完,轻轻的吁了口气后道:“我该说的说完了,薄哥哥,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我就不跟你闲聊了,先挂了。”

薄南征没有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