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澈看到容黛流下鼻血的时候,就已经跨越过床,要奔向她。

所以在容黛身子下坠的那一刻,稳稳的接住了她。

容黛视线模糊的看着成澈焦急不安的样子,头疼欲裂。

她痛苦的合上眼睑,不想让成澈看到自己最脆弱的样子,怕他也会跟着疼。

可这痛,就像是将她生生的开了颅一般,真的忍不住。

所以,她五官蹙到了一起。

成澈心疼的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边一遍遍的喊着她的名字。

那天,他求白先生,有什么方法,可以在容黛发病的时候,缓解她的痛苦,教教他。

可是得到的答案却是,没有!

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陪她一起扛。

他多想让她把所有的痛,都转移到自己身上,多想让她不要这么痛。

可他为什么无能的什么都做不了?

他实在是太恨此时无可奈何的自己了。

见容黛死死紧咬着牙根,甚至不肯痛哼的样子,成澈将自己的手臂伸到容黛唇边,急切的道:“黛儿,别忍着,痛就喊,也也别咬到自己,咬我!”

容黛抬手,一把死死的拽住了成澈的手臂,勉强眯开一条眼缝:“我……我饿了,你去帮我……下……一碗面,好吗?”

成澈摇头:“我不走!”

容黛不想让成澈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所以才想支开他。

可此刻,她真的痛的受不了,她蜷缩成一团,额头紧紧的抵在了成澈的怀里,压抑不住的痛苦的哼着……

过了足有半个小时,她痛晕了过去。

成澈抱着痛到满身大汗的容黛,就这么僵直的坐在绵软的地毯上,一动也动不了。

他体会不到容黛到底有多痛。

但他清楚的记得,当时白先生说的那四个字‘生不如死’。

所以此刻,他的心也同样的,痛的生不如死!

过了良久,门口传来敲门声,边师傅的声音传来:“少爷,是我,您醒了吗?你昨晚不是说,今天要去民政局的吗?得出发了,不然要晚了。”

成澈缓缓回神,抬手,轻轻的将容黛被汗水打湿的鬓发理到了耳畔,起身,将容黛抱到了床上,放下,帮她盖好了被子。

片刻后,他起身来到门边拉开门,眸光凄楚的看着门口的边师傅。

看到他这副样子,边师傅凝眉问道:“少爷,你怎么了?”

成澈无力的道:“黛儿病发了。”

边师傅担心的目光,往房间里移去。

成澈沉闷的道:“可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帮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痛苦。”

边师傅知道少爷爱少夫人,是已经爱的病入膏肓了。

少夫人痛,倒不如让少爷痛,起码他的心不会这样煎熬和无助。

“少爷,新闻已经发出去了,我们一定能找到匹配的骨髓的!少夫人会没事的!所以,你得先挺住,少夫人才能撑下来呀。”

边师傅的话,像是给心情悲痛的成澈,打了一剂强心剂。

他深吸口气点了点头:“没错,你说的对,我得好好的,我好好的,黛儿才不会那么难过。”

他回头看了床上的容黛一眼,温声道:“你帮我照顾黛儿一会儿,她想吃我做的面了,我去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