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霆打量着司烟的视线里,透着一抹质疑。

刚刚他走到门口,就听到她在说,要参加名典会所的拍卖会。

那拍卖会拍卖的,可都是这世上罕见的奇珍异宝。

别说一般人并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可能顺利的拿到入场券。

这女人……不过一个小小的豪门私生女,可她竟然不光知道那里,还要去拍里面的物品?

呵,她确定,她进得去?

司烟凝眸望着他:“你怎么来了?”

墨寒霆将手中的药瓶扔给她。

司烟顺势接住,低头看到竟然是烫伤药时,她有些意外。

难道,他是因为担心自己后背的烫伤才来的?

刚刚司烟被保镖带走,墨寒霆回头看到她背后有一片烧伤,甚至还有些出血,他的眉心不自觉的就蹙紧了几分。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都不知道疼的吗?

等医生从司若房间里出来,他就要了一些烫伤药,给她送了过来。

可还不等司烟心头的惊喜蔓延,墨寒霆就冷声道:“抹上,不要耽误下周输血的质量!”

司烟心头一紧,果然……人不该做白日梦。

“还有,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离开这里一步!”

司烟眼眸一凌,“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要……软禁我?”

“没错!”墨寒霆眼眸极冷。

他不会再让这个女人在外面招风引蝶,就算她只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他也不允许她出柜!

如果有一天他抓奸在床,他一定——一定会把她亲手掐死的!

当然,他并不在意她的死活,他只是……只是还不能让她死而已。

因为她死了,司若也没法儿活。

没错!就是这样!想到还有拍卖会,司烟立刻就道:“墨寒霆,别这样!”

墨寒霆冷睨了她一眼,嗤声道:“你可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到底能不能这样!”

司烟双手用力握拳,猜到他是听到了她的电话,故意要跟自己作对。

墨寒霆满意的看着司烟怒气冲顶,却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他心中升起一丝邪性和报复她的快感。

她以为,自己要利用她给司若输血,就拿她没办法了吗?

她错了,只要找到机会,自己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司烟知道,以墨寒霆的脾性,他既然说了,就绝对不会放她出门,那她就只能另辟蹊径了……

连续两天,司烟一直被关在房间里。

每天中午、下午、傍晚,家里都有人跟墨寒霆汇报她的情况跟动态。

墨寒霆的目的就一个,不允许她出门作妖。

可周一晚上六点多,墨寒霆正在会所跟几个朋友聚会,还是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口气带着几分紧张的道:“霆少,不好了,司小姐不见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