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桑怔愣了一下后,倏然抬头望向床上的人。

夜靖寒无力的手,顺势从她头顶滑落到病床上,双眸无力的睁开一条细缝凝视着她。

云桑站起身,后退了一步,原本哀伤的眼眸里,瞬间染上了疏离。

“你……什么时候醒的?”

夜靖寒没有回应这个问题,只望着她,声音虚弱的道:“好。”

云桑凝眸,好?

这人脑子撞傻了?

竟然答非所问。

夜靖寒费了半天力,又道:“死在你手里……我……无怨无悔。”

他听到了!

不过听到了,也没什么不好。

这本来就是她心里的想法。

云桑移开视线,没有应他,伸手按了一下床头铃。

夜靖寒又道:“岳母……还好吗?”

云桑不与他对视,只冷漠的道:“她不是你的岳母,是我母亲,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她没大碍了。”

夜靖寒没有反驳,可心里却知道,那就是他的岳母。

他舒了口气,闭目。

车祸发生的那一瞬,他真的怕自己救不下岳母。

如果岳母在他眼前出了什么事儿,他如何跟桑桑交代?如何对岳母忏悔上辈子的罪?

门外,医护人员推门进来。

云桑噤声,后退了两步

刚离开没多久的黑承晔,也跟着进来了。

见云桑别开脸,退到了一旁,他凑上前,望着夜靖寒低声在他耳边道:“怎么舍得睁眼了?桑桑跟你表白了?”

夜靖寒费力的扬了扬唇角,对他摇了摇头。

黑承晔无语,刚刚来给他检查的时候,就发现他竟然已经醒了。

所以自己才会说了那么多谎话,想为夜靖寒创造点机会,让云桑跟他表白。

可没想到,竟然没成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