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过后,黑承晔走到云桑身边,装作‘激动’的道:“云妹妹,靖寒醒来,也脱离了危险期,这都是你的功劳。”

黑承晔刚刚分明说,情况不明朗的。

可是他前脚刚走,夜靖寒后脚就醒了……

他一个医生,会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云桑怀疑黑承晔骗了自己,可她又没有证据。

所以,她不冷不热的道:“那是他自己的命,与我无关。”

她说完,转身要往外走。

黑承晔问道:“云妹妹你干嘛去呀。”

“给我妈打电话。”如果母亲知道夜靖寒醒来了,应该可以安心了吧。

果然,不出所料,接到云桑的电话后,时茵连说了三声‘谢天谢地’。

听出时茵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腔,云桑安抚道:“妈,别再哭了,好好休息。”

“好,宝贝,答应妈妈,帮妈妈好好照顾靖寒,这就算你帮妈妈大忙了,好吗?”

云桑本想着回家呢,听到这话,她犹豫了一下道:“我知道了,妈你休息吧。”

夜家那边,是黑承晔通知的。

为了帮夜靖寒制造跟云桑独处的机会,他特地跟夜商说了,让他们明天再来医院。

夜商答应了。

入夜,病房里一片静悄悄的。

夜靖寒本应该多休息的,可难得与云桑共处同一个屋檐下,他连闭眼都不舍得。

只侧着头,凝视着她。

见云桑不肯搭理自己,也不愿意看自己一眼,只是那样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夜靖寒低声道:“桑桑,睡会儿吧,我守着你。”

云桑抬眸,视线冷凝的在他脸上扫了一记。

夜靖寒扯出一丝笑容:“也或者,我们可以说说话。”

云桑垂眸,不搭理他,重新将目光落到了手机上。

夜靖寒只好自言自语的道:“你说……今天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故?上辈子受伤的,明明是我母亲,可这一世,对方为什么会将目标变成了岳母?”

提起这事儿,云桑想起了些什么,抬眸望向他……

,content_nu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