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讨厌夜靖寒,但这件事儿,云桑似乎也只能与他讨论。

毕竟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上一世,到底发生过什么。

云桑沉声道:“今天,在你母亲本该出车祸的地方,我看到,对面路边停着一辆车,那车后面坐的人,有些像夜冰。”

夜靖寒凝眸,费力的问道:“你看清楚了吗?”

云桑摇头:“距离太远,我只是感觉那轮廓像极了,我试图去追,可眼看就快要追上的时候,我妈出事儿了,我只能无功而返,但是那车……我以前的确没见你二姑用过。”

因为虚弱,夜靖寒面色很是苍白,却在极力思索什么,片刻后,他道,“我这就让杨管家去查。”

云桑表情凝重的道:“就算查到了也没用,我们都知道,那个时间段,你二姑出现在那里不正常,可那条路,人人都可以走,她只要说,自己只是经过,不肯承认,我们也无可奈何。”

夜靖寒望向她,说话虽然费力,却也尽力的慢慢的道:“桑桑,我们不需要她承认,只要我们确定了车里的人是她,就可以认定,她与这件事儿脱不了干系。我们现在不急于打草惊蛇,有了防范的目标,再慢慢的收集证据,将敌人一击命中,这才是最重要的。”

夜靖寒这通话,无力的断断续续的说了好几分钟。

可云桑仔细品了品,的确是这个道理。

夜靖寒望向忽然沉默的她,温声道:“桑桑,可以帮我,把杨管家叫进来吗?”

云桑淡淡的道:“杨管家被黑承晔带走了,这件事儿,你也不必通知杨管家去办了,我已经安排人去查了,我会告诉他们,不要打草惊蛇的。”

夜靖寒慢慢的点了点头,温柔的凝视着她:“桑桑,不早了,你睡会儿吧。”

云桑没有应他,侧身在陪床上躺下,背对着他。

睡觉就睡觉,总比面对着他,却心烦意乱的好。

夜靖寒的双眸,看向她的背影,唇角浅浅的扬起。

没有死,真好。

只要不死,他就依然可以守护她。

现在,母亲逃过一劫,岳母安然无恙,他也活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