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小劫,算是过了。

想到背后那双黑手和刚刚云桑的话,他眼眸里,不禁闪现出戾气。

若想要毁了云家和夜家的,真的是夜冰。

那他一定会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第二天,云家夫妻和云崇一早就来到了病房。

时茵昨天晚上失眠,亲自给夜靖寒煲了补汤。

一进病房,她将将补汤盛了出来。

云鹏程将夜靖寒的病床升起。

云崇在一旁,关怀的问道:“靖寒哥,我妈说你头受伤了,你没事吧,还认得我吧?”

夜靖寒对他,温和浅笑:“阿崇,我是受伤,不是傻了。”

云崇呵呵一笑:“我不是怕你失忆嘛。”

时茵将汤盛好,坐在病床上,低声对云崇道:“呸呸呸,你这小孩儿,不许乱说话,靖寒,来,尝尝阿姨亲自给你煲的汤。”

云鹏程在一旁补充道:“靖寒,这是你阿姨昨晚半夜起来煲的,你得多喝点儿,补的很。”

云桑看着自己最爱的家人,这会儿因为‘误会’,全都围着夜靖寒嘘寒问暖的样子,心里有几分无奈,这本不是她要的结果。

而夜靖寒此刻心里更是被愧疚和感动填满了。

他凝视着时茵,堂堂大男人,眼眶竟然红了。

他张嘴,喝下了时茵喂给他的汤,点了点头,眼里雾气蒙蒙,声音莫名有些哽咽的道:“真好喝,阿姨,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一直站在身后的云桑,听到这声对不起,默默的转过身,背对着几人,眼眶发涩的生疼……

,content_nu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