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茵被这声‘对不起’也是搞蒙了。

云崇弯身,疑惑的道:“靖寒哥,你没事儿吧?”

夜靖寒忍着心中的酸楚,对他笑了笑:“没事。”

时茵愧疚的道:“靖寒呀,你这声谢谢和对不起,真的折煞阿姨了,该是阿姨跟你说一声谢谢。昨天若不是你,阿姨今天……只怕已经在地下长眠了。

靖寒,真的,阿姨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可是你一定要记住了,以后,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要管阿姨,你还年轻,你的命,远比阿姨的更重要,你明白吗?”

夜靖寒垂眸,深吸了口气道:“阿姨,我们的命,一样重要,看到你安然无恙,我很开心,特别开心,我道歉……是因为别的事情,我对不起你。”

这话,倒是更让时茵疑惑了。

以前,靖寒这孩子一向冷漠,他对谁都一样,对他父母也并不热情。

她能理解小时候心里受过创伤的孩子,心里都是没有安全感,也没那么容易与人亲近。

可是,最近他的确表现的太奇怪了,怪的让人心里有些没底。

见病房里的人,都一脸糊涂。

夜靖寒也不打算再多说什么。

他也知道,此刻的自己,到底有多奇怪。

他笑了笑道:“阿姨,我还想喝汤。”

“哦,好好好。”时茵抬手,继续喂他。

云桑双拳紧握,迈步出了病房。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夜靖寒的眼底,蒙上了一层凄楚。

桑桑最讨厌自己说对不起。

他刚刚不该那么沉不住气,该忍住的。

门关上后,云桑将后背抵在了墙边,垂眸,闭目,不让眼底的雾气凝聚成珠,更不能让它们溢出眼眶。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偌他对自己,或者对她的家人多一份信任,她上辈子的家人,何至于惨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